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jahiccup x hijack】03.冬&春

看到傑克凍人所畫出的藝術傑作,他們想說這就是所謂的畢卡索的畫作嗎?


「你們知道他是誰嗎?」傑克興致高昂忘記拿下手中的筆,望向他們詢問紙中的的人物。


「痾...老實講傑克你的畫...太抽象,我們看不懂耶!」牙仙感到無助的淡淡微笑。


守護者聯盟成員也表示不清楚他畫中的人,傑克失望的放下手中的筆,拿著他紙看著畫中念念所思的人「是嘛...」


雖然他們真想幫助傑克,但是瞄向那畢卡索的畫像,他們真無能為力....


就在這時,諾斯感覺到有人拉住他的袖子,轉頭才知道是睡神沙人,他指著腦袋上方金沙子的圖案,一開始還不明白睡神沙人的意思,後來睡神沙人不斷用金沙變成守護者聯盟各...

【jahiccup x hijack】02.冬&春

「只是怎麼了?傑克?」拍打的翅膀飛向傑克,牙仙流露著擔憂神情「你不說出來,大家無法幫你啊?」


「痾...」原本還在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說,但看見大家都露出為他擔心的眼神,就連討厭鬼袋鼠邦尼兔也為他擔心,傑克鼓起勇氣的豁出去「事情其實這樣的...」


過了幾個分鐘,每個人聽完他所有事情的經過,並且擺出震撼表情和驚訝眼神,還詢問他「今天不是愚人節吧?」、「你在耍我嗎?」、「這不是開玩笑吧?」種種的话...


「我說的是真的!別懷疑大夥們!」他頭一次看見大家這麼多變的表情呢!雖來有種說不出的五味雜陳感。


「也不是懷疑你...說時在的傑克,你這樣子根本就是...」諾斯向來最擅長解決孩童...

【jahiccup x hijack】01.冬&春

設定:

小嗝嗝·阿倫德斯·哈德克三世:春天精靈

傑克‧凍人:冬天精靈

【食用注意】:

*太妃糖+焦苦黑巧克力味

*傑克X小嗝隔

*雙視角

--------------------------------------------------------------

迎著風跨過各國海峽,並且雪花的結晶飄向朵朵白雲召喚起雪,點點雪花逐漸附蓋所有植物大地。

帶來一片白如紙般純淨的冬天的精靈,當接觸到一片花草繽紛盎然自然美景,看著他每踏的步伐的後尾長出不同植物鮮花,他處碰那被覆蓋雪枯萎的樹木,從嫩芽逐漸的生長成漂亮翠綠色,就跟那雙眼一樣美麗。

「噗通......

【原创】餐桌 (喰种/play/互食)

金木就這樣被研帶往浴室舒適的梳洗打理好後,金木身上穿著鬆鬆垮垮的白襯衫,並且遮住身下遮住重要部位,畢竟研換取幫金木換取新的身體時,以及在他沉睡的時段,居然沒有幫他買要換洗的衣物,金木只好勉強盡量穿著不會從身上掉落到地面的衣物。


「抱歉,我不是故意忘記幫你買換洗的衣物,金木。」研細心幫金木擦乾烏黑的頭髮,瞄著金木臉頰微微消去的鼓臉,手指穿過髮絲滑到臉頰抬起金木的下顎。


坐在研腿上的金木,下顎突然被挑起抬頭,不知道自已是不是因為太久沒仔細觀察原本"金木研"的臉,隨著年齡增長與戰鬥的關係,使曾經的娃娃臉消去變得加深五官輪廓端正,金木看著屬於沉默隱者的灰色雙瞳,無法移開...

【原创】餐桌 (喰种/play/互食)

上帝創造世界萬物,並在蓋亞土壤播灑種下七種美德,天使吹起高角笛與天堂之鐘敲響,不同旋律演奏出何祥溫柔美麗天籟唄聲,一望無際海藍天空白雲微露天堂所帶來璀璨光明。


但眼前美好之物過沒多久,就如同掉落地面鏡子清脆碎響,使最底層深淵緩緩欲動黑惡,造成世間混亂暴動不安能悲慘尖叫哭嚎,熾熱紅蓮如內心憤怒咆哮熊熊巨大燃燒。


黑色斑斑腐蝕皮膚病毒擴散是絕望,手緊用力握住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吸食白色粉末使精神恍惚霧濛視線看見,聖母般關懷包容慈祥伸手,雙手回應緊握住那手時,希望賜予新的生命...但...真正真實是...

原本七彩繽紛彩色藝術玻璃,白柱與牆面雕刻著神與天使美麗畫像,栩栩如生如真正天堂的...

【原创】餐桌 (喰种/play/互食)

【餐桌】番外------菊花   (夏目特  篇)


喰種外貌長像外觀與人類相似,卻有所不同之處。

喰種血液像是百毒不侵的抗體,不怕任何疾病侵蝕傷害,若是受傷地方組織會快速繁長恢復,不用擔心受到感染之憂,但是種種好處卻總是會有獨一缺陷點,那就是"喰種必須食人類"這點,使人類與喰種不斷爭鬥有如百年抗戰...誰也不互讓彼此...


為甚麼一定要互相殘殺呢?

為何不能彼此互相和樂相處呢?


年幼時期的他不懂人類與喰種觀念,那時候頭腦只有簡單化想法。

手持著刀插看著女僕所端上鮮美可口的人肉,家人指導著他用餐食優雅行...

【原创】餐桌 (喰种/play/互食)

02.


朦朧模糊視線逐漸清晰,耳邊清楚聽見水流沉溺聲,水泡無心力往上飄浮,身體也處在無重力般隨著環境流動,而肌膚感受到...冰冷水穿透觸感...?


這種詭異場面使金木感到懷念與熟悉,又同時產生恐懼害怕...為什麼會夢到如此不詳夢境呢?


一直處境身在永無止境迴廊中徘徊,彷彿在意示金木永遠逃脫不了潘朵拉打開盒子的命運,深淵海底下顯漏數億隻手攀爬起,如滴管意滴滴沒入水杯中的紅色墨汁,沉澱杯底往上延伸擴散開來,緩慢將金木包融入單一色塊,金木動起垂直無力的手...想要捉住僅存唯一的藍色小區塊,看著最後顏色變成獨一的顏色。


「悲劇可憐的主人公。」聽見不同聲音異口同聲對著金木講,金木...

【原创】餐桌 (喰种/play/互食)


最终佳肴后续章...

http://50miao.lofter.com/post/455ab4_5e9327f

厨房内锋利刀子剁下沾板上的鲜肉,骨头边缘缠绕密集肌肉组织脆响分离,开启瓦斯燃烧熊熊火焰,平底锅子放入切好肉块"噗滋"油煎回响,半分熟的肉摆放在陶瓷盘并且装视点缀些香料与花,端起送向等带许久贵宾,喝著高贵浓醇1965年红酒湿润喉咙,拿起刀叉刺向肉块一划一刀切下,多汁鲜美油混浊参杂酱汁落入口中,牙龈咬下嚼劲细碎咬分离,味蕾扩散柔滑美味酱汁以及鲜甜血液,拿起服务生递上的巾擦拭嘴边汁液,纯白斑斑渲染赤艳红色花瓣。

「谢谢光临~」服务生向用餐离去的贵宾爵士般鞠躬后,左手垂直角度挂...

【原创】最终佳肴 (喰种/play/互食)

【食用說明】:

*口味:瑪格麗塔(Margrete)
個性熱情而鮮明,氣味濃烈帶點生澀 ((容易醉請注意...

*喰種X喰種
*赫子(觸手)piay
*互食對方
*東京喰種+東京喰種re

【注意】:不喜重口味,或者血腥者,誤觸碰進入高壓電

敘述:

金木變成喰種後,不斷忍耐食用人類肉的欲望,使得充滿饑餓情況下產生幻覺看見"神代利世",反抗神代利世(暴食)催促著他食用人肉下,慢慢開始產生精神上崩潰(人格分裂)。

而讓金木完全崩潰是在壁虎困禁(青銅樹篇),狂摧殘下幻覺看見另一個自已吃掉神代利世,原本純白罌粟花慢慢轉換成一片豔紅彼岸花,並且見到另個自已頭髮漸漸變成白色,他走向金木面前講「我會...

【原創】盒子 (OOC/喰种/CCG搜查官)

04


服務生端著鐵板送給點餐的客人,漢堡排在鐵盤上脆耳滋滋作響,刀叉切刃一小塊肉,流露鮮美多汁的油與醬汁混合,送入嘴裡咬下美味可口的肉,使身旁散發開來幸福時刻的小花。


「果然還是BIG'GIRL的漢堡排最好吃了~」研捧著嚼咬著肉的臉頰,有馬看著研狼吞虎嚥像是飢餓已久的動物,塘塞著食物把自已的嘴裝著鼓鼓模樣,讓有馬覺得十分可愛,抽起紙巾盒裡的面紙擦拭著研嘴角上的醬汁「真是的...慢慢吃,又沒人跟你搶。」


「嗚...?!」雖然偶爾會看見面攤有馬的微笑,但是自已如沒有打預防針無法勉力抵抗那個笑容,尤其是突然間的時候...,被有馬擦拭掉嘴角的研臉紅,頭往後仰...差一點將嘴裡的食物噴...

【雙研】06.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6


水蓮蓬細小水柱打在肌膚,"嘩啦~"聲音回響浴室,黑色髮絲緊貼臉邊流下水痕,視線緊盯著白磁磚的影子,身體感覺體會到"真實",再次卻認清楚....


「...真實」金木闔上雙眼仰望接觸水柱所降臨的.....


極度荒唐的命運....


「金木,你洗好了嗎?」研望著時間過了很久,到現在還沒出來浴室間的金木,研從書桌椅子邊起身上前查看,握住手用手彎曲地方敲起浴室的門,十分關心的問:「沒事吧?金木」


「我...沒事...我等等就出來了...」金木聽見研的聲音有些嚇到,從聲音能聽得出一絲的...


恐懼...

金木畏懼著研.......

怪物的汁液(利艾/ooc/play)番外----最后的佳肴

http://www.lofter.com/blog/50miao?act=dashboardclick_20130514_04

怪物的汁液(利艾/ooc/play)      END


【怪物的汁液】番外----最后的佳肴

还不明白自已腹部里的生命体是什麼?艾伦以为跟普通人类生育的基本知识,只食用普通食物和补身食品情况下,艾伦身体逐渐衰弱,肌肤像是被海棉吸取走水分,十分乾枯脆弱如枝乾般,一不注意生命随时被死神抽离人间,使利威尔惊慌担心艾伦的生命,但是他又不能带艾伦去看医生或者去找韩吉。

不然隐藏艾伦的事,会功亏一篑,尤其是艾伦腹里有生命体的...

【雙研】05.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5.


金木恐慌推開脫離身旁人的懷抱,雙腳絆倒自已連帶床被掉落床下,"咚"巨大聲響與重急疼痛,使金木更加確認自已眼前的人不是幻覺。


而是"現實"...除了頭髮和體格相差外,其他與他相符和外貌,如同孿生般真實存在的人。


「什麼...痛...」金木腦袋混亂像是參雜模糊畫面與雜質聲迴響,使他頭劇烈疼痛按住太陽穴,卻沒有一絲減緩痛處反道是更加劇烈疼痛。

被單磨擦聲到無聲無息的腳落在地面往金木方向,蹲下與視線平行位伸手要攙扶起金木時,一個莫聲不熟悉的眼光看著研,逃開伸手處並且往後移磨開兩人距離,研收回自已的手並擠出和善的笑容。


「不用害怕...

【雙研】{番外【聖誕紅的夜晚】} 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番外【聖誕紅的夜晚】   霧影間隙之影花


十冬臘月,雪窖冰天般寒冷氣溫。

12月25日是耶穌的節日,通常俗稱"聖誕節",在東方角度來說西洋是他們的新年一般。而到了現代來講節日已經是國際文化通用,也是各國商家最佳商積日。路邊強力促銷、推銷廣告以及宣傳單,四周擺設美麗裝潢與華麗裝飾的聖誕樹,並且撥放聖誕節歌曲和教堂裡修女們合唱聲,演奏出天籟凡想的旋律,彩色閃爍燈泡在街道上,使夜晚添加聖誕夜的氣氛。


「已經到聖誕節...的日子了嘛....」


聽見外面歡笑與旋律,雙眼逐漸睜開看著已拉開的門簾,霧濛濛玻璃透過其他光線的折下,渲染著七彩...

【雙研】04.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4.


幾台消防車與警車在馬路邊開往某間診所處,記者到往現場開始現場直撥,路旁經過的人拿著智慧行手機拍攝和觀看,供奉神典般紅烈火焰吞噬燃燒在黑夜中,另棟高樓邊一位少年站在大樓頂端,白髮隨風飄逸觀望所有場景,眼遠望道兩位穿著黑衣西裝提著皮箱的人經過失火事件時,他轉身隨著黑夜同步影藏自已的氣息,而有一位充滿正義感的黑短髮男子往那高樓望去,感覺有種有人在那裡似的?

「這裡...看來事"冥花"幹的呢...」熊熊火焰在他眼裡卻感到寒氣樣,直覺告訴他這是冥花幹的行為,那卑賤生物...不該存在這世界上的生物...
人類將他當作寵物飼養照料,直到某天被自已所養寵物當做食物所吃下腹,不論家...

【雙研】03.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3.


四周彌漫消毒水味,不同年齡層的人坐在等待區的椅子上,並且打發時間滑著智慧型手機和相關產品,而金木也和周遭人一樣打發時間,端正姿勢顯示出金木文藝青年的個性,手攤平持著厚實的本子,眼珠看過翻越去的章頁,心裡喃念著文章細膩文字,以及難以預料的大膽敘述 ,使雙眼深深吸引目不轉睛,借代入故事之中看向場景畫面。

「編號20號患者請入12號牌看診...在敘述一遍...編號....」廣播器響起機械聲重複著話。

金木聽見自已的門診牌號,合上書放入側背包內,起身前往12號牌門診邊,門旁護士持著記錄板開起門,金木隨著護士進入看診,一位坐在旋轉椅上的男醫生停下手邊動作,親和笑容帶著歲月的皺紋對著金...

【雙研】02.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2.


上井大學鐘聲響起,教授講解課程並且出下周作業後便離開教室,金木抄寫白板的字在筆記裡完,便將原子筆放入鉛筆盒內,整理東西收近側背包內,隨後身上出現一個重量使他無法負荷趴在桌面上。

「嗨嗨~書蟲的金木君~」金髮少年環抱住金木的脖子,嘻笑無視掉對方不滿自已行為的眼神「每次都看到你都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害我都好擔心你喔!」

「你當你是我老爸啊?英!快點起來,你很重耶!」翻白眼吐槽身後的永近,並用手肘往後用力打向永近的肚子,使永近發出痛的聲音。

「你終於到反抗期了...是嗎?」永近從金木身上離開,臉上漏出傷心難過表情,上演8點檔連續劇的家庭劇,手臂擦是動作並拍起金木的肩膀,演起父親的角色口語講:...

【雙研】01.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1.


灰蒙的雲在漆黑天空擴張蔓延到明亮處,如張牙舞爪吞食滿月,四周攏罩凝重畏懼氣氛沿伸到黑暗深處巷弄邊,飄散誘惑甜蜜花香味吸引招來貪食的蟲子,踏入捕獲網之中彎向轉角,一盞破爛路燈忽亮忽閃,雙眼深深迷惑伸手想摘取夜裡生長的曇花霎那,視線如從高塔般墜落冰冷地面,濺灑出一道紅色顏料刷痕,脖子一滴滴落在赤色花海中。

破爛路燈的光引來藍色蝴蝶,如飛蛾撲火燃燒成灰殆盡,只留著沾染暗紅腥血曇花...

「人類真是脆弱的生物.....」

明亮光線照耀繁華街道,交通指揮燈亮起紅燈,人們打發時間拿起智慧型手機,看起早報新聞與八卦網頁,大樓上的電晶螢幕刊版也同時間下撥放。
「在15區發現詭異肢解屍體,並且兇手留下曇花...

【雙研】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食用說明】:

*蘇格蘭之霧(Irish Mist)口味
*不飲酒者誤入(有雷者誤入)

*設定:
人形之花,也稱做"冥花" ,並且像是痣般長著花印,在稱為"冥花"的身上。
生命比植物與人類還要長,若是受傷話...傷口會長出花並且癒合。
而味蕾與人類不同,也無法想植物般澆水或曬曬陽光處理,而是要"同類"的鮮血做為養分...
所謂的"同類"通常分為兩種....

一種是稱為"冥花"的同類.....

另一種則是稱為"人類"的同類....


同時“人形之花”有分成:"...

【原創】盒子 (OOC/喰种/CCG搜查官)

03


人行道不同腳步聲,馬路燈亮起紅燈同時,另一道路人行燈從停止不動的小紅人變成小綠人,開始指示人"此路可過"開始走動,卻伴隨著濃厚腐屍味,與人類同步走動在斑馬路上,壓低帽子不讓對方看到自已的興奮表情,眼珠快速轉動觀察美味絕佳肉。

「酯房太多...難以下嚥...太瘦根本持不夠...跟骨頭似的...難聞...難吃...啊啊啊啊...美味到底在哪裡啊啊啊....」細聲喃喃自語,肚子空虛而漸漸開始呈現發狂狀態,如不定時炸彈般隨時爆發。

這時,鼻子聞到空氣中香氣,甜美香醇...

「啊啊啊~就是這個味道...我的美味....哈哈...哈哈哈~」抬起頭猛吸空氣味道確認肉的位子,猛力睜開...

【原創】盒子 (OOC/喰种/CCG搜查官)

02.開啟


東京第11區


日全蝕之日使天空將城鎮籠罩在漆黑的深夜夜晚。


「哈....哈...」一位帶著馴鹿面具中年男子加速離開11區範圍,嘴角干掉的血液大口呼喘,壓止住不斷留下鮮血的左手臂,後背肩胛隆起將肌膚撕裂開,張開如蟬般翅膀形狀的羽赫,使全身之力加快速度只為了保求自已的生命,以及想再見到自已家人最後一面煞那...


眼睛像是壞掉的電視機...無法清楚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只知道自已的右邊羽赫插著騎士的長槍,深深插入在厚實的牆壁上無法拔握出。

「為甚麼...到底為甚麼...」面臨宰殺場面,身裡深處被呼喚起的恐懼,汗流浹背的驚慌失措...發抖的手緊捉住長槍,努力拔出插在羽...

【原創】盒子 (OOC/喰种/CCG搜查官)

【食用說明】:

*口味是血腥瑪利

*有點...all金木向...

*參雜點東京喰种re


【注意】:

*本篇文章取名採用Pandora's box(潘朵拉的盒子),中的"盒子"為主題。

潘朵拉盒子內最後所留下,一種是希望,另一種是絕望。

金木被CCG改造成新型"人形昆克".....

((懶惰說明...


食用甜食者或者觸碰高壓電者,請勿進入...


----------------------------------------------------------------------------


01.序章


「我...

【原创】魔女的乌与猫 (ooc/现代/研日)

03.


「嗳呀!你就是我们家讲的研磨君吧!」日向的母亲亲切的招待眼前的猫,让日向有些讶异,因为他突如其来的打电话通知讲"有朋友要住他家",以为自家母亲会很生气的反应,可是他所看见却是满满热情的招待「看见这麼可爱的孩子住在我们家,真是好呢!可惜....我们家的翔阳小时候长的明明很可爱,长大却....嗐~」

「.....」还真是抱歉,长得让您出乎意外啊!妈妈大人!
虽然上一次的时候社团来他家自习功课时,自家母亲也是打量每个社员,并且讲出相同的话,让他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满。
不过母亲貌似直接忽略田中前辈似的...稍微同情前辈,也同时安慰到自已的心情....

「诶...可是我觉得翔陽长...

【原創】魔女的乌与猫 (ooc/现代/研日)

02.


在场人听见问题所在,头转向乌养教练,让乌养系心更加头痛。


「我家已经很窄了,在借住一只猫,我可没有多余的开销啊....」乌养一想到家里的母亲,一天到晚讲"养你是一个大开销"、"你啥时要去工作?"...等的金钱工作养家问题外,更让他受不了的事,就是一天到晚问他"你什麼时候才结婚"和"我什麼时候抱孙子"的事情....


他才26岁啊——!!!!


而在场的男士们,看见乌养教练呈现消极气息,能知道他的情况感到同情,毕竟男人吗....

20几岁的单身汉,甚至连交往的经验也没有的男人....是最...

【原创】魔女的乌与猫 (ooc/现代/研日)

01.


阳光普照,树边的蝉鸣鸣作响,炎热的天气里的乌野高中体育馆,能听见排球的拍打与鞋子摩擦声在整个体育馆回响。
滴滴的汗水从脸颊过下巴到低落地面,脚微微半蹲,腰向前弯著,日向喘著调整呼吸频率,仰望过网的球时,双眼有如盯住猎物乌鸦,身体下意识快速奔去双一蹬的跳,伸出手接球将球打回去的同时,听见拉长音的吹哨声。

「喂!给我等一下!乌野的体育馆怎麼时候混入一只猫啊!!!」乌养教练指向刚发球给日向的研磨,完全不理解对方是何时混入,并且完完全全没有人发现,融入在里头超过十几钟头!?「给我好好解释清楚,日向!」

「诶!?不是教练你让研磨君进来的吗?」被质问的日向,也不知道研磨为何会在乌野体育馆?更何况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