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魔女的乌与猫 (ooc/现代/研日)

01.


阳光普照,树边的蝉鸣鸣作响,炎热的天气里的乌野高中体育馆,能听见排球的拍打与鞋子摩擦声在整个体育馆回响。
滴滴的汗水从脸颊过下巴到低落地面,脚微微半蹲,腰向前弯著,日向喘著调整呼吸频率,仰望过网的球时,双眼有如盯住猎物乌鸦,身体下意识快速奔去双一蹬的跳,伸出手接球将球打回去的同时,听见拉长音的吹哨声。


「喂!给我等一下!乌野的体育馆怎麼时候混入一只猫啊!!!」乌养教练指向刚发球给日向的研磨,完全不理解对方是何时混入,并且完完全全没有人发现,融入在里头超过十几钟头!?「给我好好解释清楚,日向!」


「诶!?不是教练你让研磨君进来的吗?」被质问的日向,也不知道研磨为何会在乌野体育馆?更何况东京到宫城县需要搭电车花好几个时间才能到,虽然...有想问研磨是怎麼会来这里?只不过...


二传手的影山独自练习完美的传球练习,导致日向好几天没有打到二传手所发的球,看见研磨在他眼前出现时,高兴的表现脸上抓住研磨,像是防止机会从自已的手中消失般,请求研磨陪他一起打排球。



完全没有用脑袋思考,音驹高中的学生为何在乌野高中的体育馆里.....


「有的话,我早就会跟全员讲音驹的猫会来了!」乌养教练知道眼前的家伙,脑袋只装了关於排球事情,其它思考的都不用脑袋,完完全全是个排球成痴....
虽然山影飞熊那家伙也是,明明思考与判断能力很好,但是面对课业却是完全挂点状态,果然人不可貌相....




「音驹的猫!?」原本专注在排球练习的成员,听见乌养教练和日向的话题,每个人转向声音的位子。
「疑!?你是什麼时候进来的?我都没有发现你的存在耶!」西谷在体育馆门口附近练习,居然没有察觉到音驹的人进来。
「废话!你除了洁子有反应,以外的人进来体育馆里时,都只专注在排球上吧!」月岛对於音驹的人来没有感於兴趣,拉住山口的手到另一边讲:「山口我们去另一边练习,这边太吵了。」
「喔!好!」山口对於热闹地方蛮感到好奇的,但是月岛牵住他的手腕到另一边练习排球,却是难得事呢!


「请问...你为甚麼会来乌野?东京到宫城县搭电车时间需要花一段时间呢!」东峰将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拭自已额头所流下的汗。
「莫非是偷偷侦查我变了多强势吗?蛤?说话啊!」田中双手交叉著,摆出痞子凶恶的表情,靠近研磨时,被管原用手刀打头,制止住田中的行为。
「他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要太建议!」泽村面带微笑,内心则是认同管原制止田中的行为。毕竟他们也有进去过音驹高中的体育馆,音驹的人进来乌野高中的体育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让泽村百思不能理解的就是,为何只有音驹的猫一人过来乌野高中?虽然他不怎麼想面对音驹的队长...跟自已同属性,真让人厌恶...


这时的音驹高中的队长的黑尾鉄郎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这是给教练要我给乌野教练的信。」研磨很冷静的从口袋拿出一张牛皮纸信袋,交给乌养教练。
「蛤?交给我?」乌养教练看见眼前的信,手指著自已那封信真的是交给他的吗?研磨点头的讲「是的。」
虽然他有预感这封信铁定有鬼,准没有好是,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毕竟对方为了送这封信,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乌养教练心里有些挣扎,终於才拿走研磨手中的信,打开信封袋看里面的信纸。
.
【给乌野高中的乌养系心教练:


最近音驹的猫,有时不是发呆,就是看著手机等简讯,完全是懒散的猫,虽然队员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但是...这次却往往跟之前不同的事....


好像在前一个月,一直在看手机,完全没有再利息排球,到现在像是失去宝物的猫,呈现烦躁焦虑状态到处张牙舞爪,使队员和我不知是好。


而直川学提出不错意见讲「不如乾脆交给乌养,就OK了!」


所以孤爪研磨最阵子要委托你照顾了!
猫又育史 敬上】


乌养教练看完信纸时,额头露出青筋,有一股想把纸完全撕烂,冲去东京去找直川修理一翻。
不管怎麼看内容,这只猫根本就是在思春啊!!!!!
居然把发情的猫放在乌鸦的巢穴里,好样啊!直川!根本就是有事没事给我找事做!下次让我见到你,我要用好几大瓶的酒,把你灌到见不好几天的太阳!!!给我记住!!!!


「教练,我的教练在信里是怎麼讲?」研磨用猫瞳直直盯住乌养教练,向是警告敌方似的,发出凶狠的"呜呜"声音。



彷佛随时伸出爪子抓人....



***


面对常被猫抓而感到恐惧的乌养教练,心惊讶的跳,脸颊流下一滴汗说:「疴....嗯....你的教练要让你在这边学习排球几天,再回去...」


「是嘛!太好了,研磨君!这几天你可跟我一起练球了!」日向听到乌养教练的话,高兴的抱住研磨,而突然的抱住,让研磨瞬间从惊讶表情,慢慢转为羞红,低著头不敢直是日向「嗯...」


「唉!我说西谷啊!你不觉得体育馆的气氛,变得怪怪的吗?」田中用手膝轻轻戳著一旁的西谷,西谷则是少根精的毫无察一丝粉红气息说:「有吗?我倒觉得跟平日没啥不同的啊!」


这时,体育馆的门开启,黑色长发绑著马尾的冰山脸庞少女,拿著一袋慰劳品进来,并且一一分给各位「大家辛苦了,这是给大家的冰棒!」


「喔喔喔喔!!!洁子买来的冰棒!!!我要第一个拿到!!!」
「喂!哪有人先偷跑的!!!西谷!!!我也要当第一个拿到洁子的冰棒!!!!」
在你推我撞的情况下,西谷与田中热情的奔向冰(洁子)的方向时,却被乌养教练给狠狠赏颗栗子,并且变成最后砸到洁子的两人。


「所以...音驹的学生来我们学校练习排球?是这样说吗?乌养教练?」结子听完所有的情况,并询问乌养系心,乌养系心搔搔头一脸无可奈何的的讲:「嗯...事情就是这样...我也无可奈何,更何况武田那家伙有事情要去外县市开会,这整个暑假都是由我来管理...嗐....」


「那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整个假期都会留在学校的老师,只有武田老师一位,自然而然的校长也会派一些是给他。」洁子拿冰棒给像乌养教练,他手摇晃并且指向研磨的方向「我家里还有很多冰品了!我的分就给那只猫吧!」


看著日向打开著冰棒的包装袋并跟著研磨闲聊,察觉到有人指著他的方向,转身见到乌养教练指著他,儿同时洁子拿著一个草莓乳酸口味的冰棒拿给研磨「你是音驹的孤爪研磨君吧!这是给你的冰棒,我是乌野的经理清水洁子,请多多指教!」


「...请多多指教」研磨接住洁子给的冰棒,但洁子还站在他的面前,以猫科类的直觉来讲,对方像是有事情想询问他「怎麼了?是有事情要问我吗?」


「确实我有一个疑问想问你。」洁子手举起调整眼镜,疑问的问研磨,研磨也点头表示对方的询问「请问!」



西谷与田中头一次听见她有疑问,而且对方还是乌鸦敌对的猫!?让他们心里产生忌妒,同步的死瞪像研磨的瞬间下一秒被管原察觉到,管原拿著脖子边的毛巾用力拉紧打向他们俩的脖子,使他们痛的脖子有一到红印。


「孤爪君在宫城县没有亲戚,对吧?」


「嗯,我家人都在东京。」


「所以孤爪君你目前这几日都要住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


「..................」


洁子与研磨这几句对话,让在场所有人瞬间安静,头上还飞过一只乌鸦"啊啊啊~"的声响。
而乌养系心沉默的扶著额头,并且心理想「很好,好样子!直井学你给我记住!你欠我的,老子总有一天给你做个结帐!!!」




评论 ( 2 )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