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魔女的乌与猫 (ooc/现代/研日)

02.


在场人听见问题所在,头转向乌养教练,让乌养系心更加头痛。


「我家已经很窄了,在借住一只猫,我可没有多余的开销啊....」乌养一想到家里的母亲,一天到晚讲"养你是一个大开销"、"你啥时要去工作?"...等的金钱工作养家问题外,更让他受不了的事,就是一天到晚问他"你什麼时候才结婚"和"我什麼时候抱孙子"的事情....


他才26岁啊——!!!!


而在场的男士们,看见乌养教练呈现消极气息,能知道他的情况感到同情,毕竟男人吗....

20几岁的单身汉,甚至连交往的经验也没有的男人....是最神马的杯具....


「疴...要不研磨住在我家如何?」日向举手提出意见,所有人纷纷往他方向看著他,不经让他有些吓到。


「日向虽然对你的印象,是个大器晚成的热血白痴...不过今天....」乌养系心拍著他的肩膀,一脸感激帮他解决问题「实在....太感谢你了!日向!」

「为什麼前面那几句话,我怎麼听都是在损我?」虽然常被影山骂自已是"笨蛋",随著时间长久,也已经无所谓了!不过内心还是会有些小小的不爽...


研磨皱起眉头,突然把乌养系心放在日向肩膀的手瞬间拍掉,还摆著一脸厌恶的表情,彷佛是触碰到它心爱的东西,对你示威发出"呜呜~"叫,呈现炸毛的状态。

乌养系心第一次觉得,比起随时都会对他是威的动物,他还比较喜欢...傲慢又自我为中心的"球场上的王者"...

虽然也没有好到拿里去啦....


影山飞雄突然在某场排球馆打了个喷嚏。


「时间也不早了,那今天先练习到这样!明天还有其他项目的练习,回家好好休息!尤其你!日向!」手还有残留被猫打的痕迹,乌养教练指著日向,无视对他示威的猫「我可是听泽村讲,你练习过度到,手已经要有瘀青了!下次再这麼做的话...」

「我可是为让你一个礼拜都碰不到球,理解了吧?日向」


「非...非常的理解了!!!」一听到一个礼拜碰不到球,日向乖乖的决定回家还是好好休息,打消离开乌野高中后,要去公园练排球的想法。


「那就散开吧!」


宣布离开后,日向也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时,看见研磨站在体育门口原地不动,等待著日向,并且手持著冰棒未拆封过,不仅让日向好奇问他「久等了!研磨你不吃冰棒吗?在不吃的话会溶化喔!」


「....」研磨听见日向著麼说,手上的冰确实融化一些,可是他对於著个口味的冰棒,有些难以接受「...其实...我不敢吃乳酸口味的冰...」


「疑!?是嘛!」


日向头一次听到研磨有讨厌的口味,日向与研磨边走边聊情况,研磨提议将手中的冰棒给他吃,毕竟在不吃的话,到了日向家就会变成黏答答不堪的恶心液体,更加浪费别人给的慰劳品。


「我帮你打开吧!」研磨拆开冰棒的袋子,冰棒早已开始融化,一滴滴的滑落而下,使研磨手边沾到冰棒的液体,在炎热的天气,被沾到黏黏甜甜的东西,心里又些不好受。


「诶!?已经融化成这种程度了啊!」


日向在研磨旁边凑过来,研磨见到日向在他的视线范围,像是摄影镜头般,视野变得放大许多,嘴微张开含住冰棒,并且伸出红嫩的舌头恬著滑落下的液体,在加上天气炎热情况下,使日向脸颊有些粉樱色,研磨吞起口水使喉咙乾渴,想样吃掉眼前的少年,消除自已体内炽热。


已经吃完研磨手中的冰棒,便抬头看向研磨「怎麼了研磨?你的脸好红喔!」


***


「...天气...很热」


脸颊淡淡的酒红色,眼神锐利的看著猎物般,缓慢的在日向眼前凑过来,并且伸出另一只手捧著他的脸颊,摩擦他的嘴唇到嘴角,并笑的讲:「翔阳你吃到满嘴都是呢...」


两人距离十分靠近,彷佛零距离般的样子,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与心跳声,有如两条红线纠缠连在一起。


「我们去附近的公园丢下垃圾,顺便洗一下手和你的脸。」研磨指著附近的的公园,并且拎著手上的冰棒袋「这麼热,身上黏答答的会不好受...是吧?日向?」


「啊...对啊!那...那我先去洗脸,研磨你先去丢垃圾吧!」


日向往后退装作镇定的转身,跑向公园的饮水台地方去,而研磨缓漫的走,看著用触碰日向嘴唇的手,靠近自已的嘴唇轻轻的吻下,并且伸出舌头恬著。


「果然...还是不喜欢乳酸的味道...」



锐利的金色猫瞳,直直盯著乌黑亮丽的羽毛,在海蓝天空飞翔著,阳光照射下使乌鸦更加神秘美丽。



同样的神秘彷佛是烟雾般,永远捉不住那只美丽的乌鸦...


「好想...真的好想啊...」捉不住那个身影,内心的不安与焦急,像黑墨沾染的白纸不断不断的扩张...


「翔阳...」


研磨到垃圾桶的地方,丢掉手边的包装袋,太阳慢慢落下,也倒影出少年的影子,并且往日向的方向走去。

等待著深夜的到来,藏在黑暗中,闪烁的瞳孔迷惑迷途的羔羊,让甜美的佳肴送上自已的网中,伸出尖锐的爪子,像是蔷薇棘刺般张开獠牙咬向洁白的脖子,红石榴滴滴落下一颗颗的红宝石...


***


好奇怪...可是却说不是来...


日向到公园的饮水台洗脸,脑海还残留著刚才的画面,不经脸有些微红,不断的重复洗著脸,像要把刚才得奇怪的画面给洗掉。


但是...反而更加让记忆更深刻罢了...


「果然...还是很在意啊...」日向将饮水台的手把关起,闭上双眼缓慢的回想。


自从两人互换对方的手机号码后,不论从早到晚,甚至到假日都会互相传简讯聊天,而随著时间慢慢过去,手机聊天也变成他们平日的互动了。只不过...


或许太过鱼的互动,造成家人拿出电话费的金额,并且讯问 「他为何会讲电话那麼久?」与「简讯量的回拨量,是怎麼一回事?」,跟他讲了10几个分钟的要适可而止,使他也不得不听家人的训话,减少手机通话与简讯,毕竟手机要是被家人没收...会有些事情上的不方便,什麼的...
而他也跟他讲要减少互动时,耳朵靠在手机有隐隐约约听见对方不愉快的感觉...


但是....是他把事情想得太过於简单了?还是反应神经太敏感了?


他察觉到最阵子,研磨每天自已自动打电话给他,而且也提出了在网路上聊天与视讯,虽然感觉得出还是平常的他,可是偶尔他不注意的瞬间,彷佛看见不同的的他...
尤其是他最阵子忙在排球练习的这段期间,对方通打纪录与简讯,满满占满他的手机容量的地步,使他有点吓到,不小心手滑把手机给弄掉。


虽然他的脑袋不灵光,讲不出奇怪哪里感觉?但是他拥有乌鸦的直觉,彷佛有什麼要改变似的,让他有点忐忑不安。
可是...他也不明白的事,研磨是他的朋友啊!他干嘛要感到不安?



天色渐渐要黄昏傍晚,他看见的地面拉长的影子。


......黑夜中的猫



评论 ( 1 )
热度 ( 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