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魔女的乌与猫 (ooc/现代/研日)

03.


「嗳呀!你就是我们家讲的研磨君吧!」日向的母亲亲切的招待眼前的猫,让日向有些讶异,因为他突如其来的打电话通知讲"有朋友要住他家",以为自家母亲会很生气的反应,可是他所看见却是满满热情的招待「看见这麼可爱的孩子住在我们家,真是好呢!可惜....我们家的翔阳小时候长的明明很可爱,长大却....嗐~」


「.....」还真是抱歉,长得让您出乎意外啊!妈妈大人!
虽然上一次的时候社团来他家自习功课时,自家母亲也是打量每个社员,并且讲出相同的话,让他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满。
不过母亲貌似直接忽略田中前辈似的...稍微同情前辈,也同时安慰到自已的心情....



「诶...可是我觉得翔陽长的也很可爱啊!」研磨无意识的讲出内心话,看见日向突然瞬间的脸红,才发现糟糕了!马上结结巴巴的改口「不是...我想说的是...阳...阳翔也长的不错...之类的话...这样...而已...」


「呵呵~」日向母亲只是对著两人微笑,并且转身的讲:「你们因该是刚运动回来的,想必也肚子饿了,赶快去洗手吃饭吧!」


「「是!」」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而他们听见日向母亲心情好似的哼著旋律进厨房,只留下在原地的两人,心里有些尴尬的不敢直视对方。


「疴...我带你去洗手地方...」日向勉强拍掉研磨刚才讲的话,牵住研磨的手,带他往浴室的地方去。


而研磨被日向牵手瞬间,内心突然不停心跳,虽然头还低低的没有抬起头,但是眼睛却往上扬看著日向的背影,心里有些失落的眼睛咧像另一边看...「嗯....」


翔陽...我对你....


***


日向把研磨介绍给家人,使日向家更加的热闹快乐,尤其是喜爱猫咪的日向妹妹对研磨更加有好感,并且吃完饭还抓著研磨不放,使日向花了许多时间,才让自家妹妹放手让研磨走。
而研磨的行李也刚刚好寄到他家中,看见研磨一个个的行李,他不经有点想问「你家是不是很有钱?」的回应。


毕竟研磨打了很多通的电话,以及大量通话次数,他家人居然没有制止,反而研磨跟他讲「他们叫我讲多久也没关系。」


没关系神马啊!虽然你父母叫你讲电话"多久也没关系",但没有叫你夺命连环叩啊!你是不是误解他们的意思啦?


日向边洗澡洗头边想问题,同时洗完早关起水莲蓬的水,拿向一旁架子上的浴巾,遮住下半身,以及用另一条毛巾擦是著头发,并且出浴开起浴间式的门,手往向篮子里拿衣穿时,却是空空如也,才知道自已忘记拿衣服了。


「...只能回到房间穿衣服了...」日向开起门,走向楼梯往自已的房间去,握住手把转开时,影影约约听见研磨的声音。


「...我喜欢你...」


日向要要打开房间的手把时,隐隐约约听见研磨的声音,并且听到他讲出「....喜欢你....」这句话,不经让他心头揪了一下,擦拭头发的毛巾落下,头上的水珠从发丝滑落脸颊,滴落在地面上,缩起的手有些犹豫的伸向手把,同时房间的门突然间被打开。


突然的开启,彷佛是藏起的秘密被揭晓般,两人惊讶的互望著对方,使气氛便的十分尴尬,同时开口想和缓气氛讲。


「「那个.....」」


「「不...你先讲....」」


两人异口同声的模样在对方的双眼照映下,又呆又慌张的样子,使尴尬恢销而散,转变成欢笑声。


「研磨你结巴变得更加严重罗!」


「翔陽...才是,音又发错了!」


尴尬消失而去,研磨视线从日向棕色发丝上的水珠,从脸颊滑过脖子直到滴落地面,灯光照耀下水珠晶莹剔透在每一分白皙肌肤。


研磨无意识的伸出手接触日向的伸进头发,五指间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发丝湿润,从他的手指间流出滴滴落下的水珠。
而另一只手抚摸的日向的脸,慢慢往上移动到眼睛边,日向脑海闪过这种场景跟刚才在公园的附近场景一样,日向用力闭上双眼时,脸及头发边的手突然阵抖一下,并且停了下来。


日向才缓慢的睁开双眼,发觉到研磨被对著他,并且用手呜住嘴巴忍著憋笑,对日向讲:「翔陽....你的表情真的好好笑喔....噗...」


「研磨...你...」日向察觉到自已被耍得团团转,恼羞冲上去要揍研磨时,不慎踩到掉落的毛巾「呜啊...!?」


「翔陽!小心!」研磨以猫的神经,转身接住眼前的乌鸦,猫抱入乌鸦在怀中,并且两人倒在房间门口边。


楼上很大声的"咚瞜"声,使在楼下的母亲收拾东西,听见楼上很大的骚动,不经皱眉头的对
日向吼:「翔陽你不要在楼让东跳西跳的!在跳下去,楼下的天花板种有意天会被你跳出一个洞的!有没有通到!」


可惜的是...日向已经无法听到四周的声音,脑袋成现当机状态了....


双唇紧紧贴在对方的唇上,并且睁大眼难以置信的互望著对方....


***


十分宁静的深夜晚,是让人多麼安稳入睡,但是对日向来说是最难熬睡得的夜晚。
由其是脑带不停停留在让人害羞的画面,使得日项超想立刻奔离自已的房间,跑向自家的墙壁,用已经是鱼脑袋得等级,大力的往墙壁把自已撞晕,才能入睡。


可惜每次事情,都难以为他所愿....


原因是因为身旁有一只猫,并且紧紧得熊抱住他,使他不敢轻举妄动。
也相同的,他内心不停得跳动与呐喊,希望研磨不要在搔弄他的身体,以及啃咬著他的脖子,虽然他有点庆幸自已是背对著他...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重点是他们两个都是男的啊!!!!!


回想当时他们已经洗完澡,并且正座在床单上,处在尴尬的情况下,日向不敢抬头直视对方,并且狂冒冷汗,像是处在排球上的战场一样紧张,虽然有一半是因为自已的拍档"影山飞熊"给他的压力...


「那个...日向之前我就有话一直想跟你讲,却不知道该不该讲...」发出声音的研磨,并且慢慢的往日向方向靠近,握住日向的手继续讲:「我...我...」


由於这个节奏,跟在附近的公园路上与自家门口听到的话和意外的吻,全部都连在一起般,他开始不得不怀疑这彷佛是精心安排似的,使他抬头嘴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呜!?」


毫无意识下得讲出那麼惊悚的话...而且还是身为男人得他....
之前"单细胞"取笑他是"大器晚成",他也慢慢的认同那句话了....
凡是到最后到达最后才有成就.....但是现心情是...凡是发现后才已经已晚...


「你听见了?翔陽君?」耳边清晰听见研磨的声音,双手被紧紧的十指交扣「如果...听见的话......」
瞬间一秒,猫快速倒眼前的乌鸦,己使反应神经好的日向,也反应不过来突然间得煞那。



太多的偶然?还是命运安排的必然?
在他们突然得见面开始,黑墨滴落在白纸张上慢慢扩散,变成完整的黑纸,两种不同的之物融合一体...变成共存得一部分....


心脏的跳动声与双唇贴合,互换对方得味道,迷药般催烈浓郁得香甜,无法分辨是非与真假,误入踏进禁地之中的两人,摘下鲜红的果实互相品尝禁忌之果。


想到这里,日向不得不红成熟透的烤乳鸽,而在身后拥抱著他的研磨突然间,触碰到他胸口附近的乳头轻柔的捏著,使日向发出轻吟声「啊...研磨...!」


「翔陽...你在想什麼?难道...后悔跟我在一起吗?」研磨忧郁又担忧的表情,十分相似垂耳的小猫,水汪汪的看著他,不得不让日向心揪了一下。


只不过....日向往往是少根筋的乌鸦....




「蛤?什麼在一起?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


日向完全不能理解研磨所讲的意思,并且很自然而然的回复问题,使得研磨察觉到某些问题「翔陽...你该不会没有完全完整的厅整个话的内容吧?我说的是在这个房间外,你所听到的话!」


「疴...嗯...我只听到"我喜欢你"这个话?怎麼了?」日向忽然想问研磨的话,并且转身面对研磨问:「话说回来,你喜欢谁啊?要不然为何要练习讲"我喜欢你"?」


「................」


「啊!难不成是清水学姊!虽然清水学姊很漂亮,但是想要靠近要有极大的勇气呢!尤其她身后的守护者...嗯嗯~」


「.............................」


「怎麼了?表情...好像十分的不好?难不成拉肚子了?要不要去厕所?」














日向下秒,被猫张嘴很狠的用力咬向脖子。






评论 ( 5 )
热度 ( 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