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盒子 (OOC/喰种/CCG搜查官)

【食用說明】:

*口味是血腥瑪利

*有點...all金木向...

*參雜點東京喰种re


【注意】:

*本篇文章取名採用Pandora's box(潘朵拉的盒子),中的"盒子"為主題。

潘朵拉盒子內最後所留下,一種是希望,另一種是絕望。

金木被CCG改造成新型"人形昆克".....

((懶惰說明...


食用甜食者或者觸碰高壓電者,請勿進入...


----------------------------------------------------------------------------


01.序章


「我是人類…」


…白與黑…無法相容的顏色,隔離世界的鏡子另一面,眼睛所遮掩住一切現實,如聖經般神聖掩蓋隱藏真實的惡魔矇騙心靈,竄改上帝所訂的規則轉換成幻想迷惑的理想國度。


「我是喰種…」


槍頂向腦袋扣下版機射出子彈,後腦噴出腦液化為瘋狂畫面,藏臥在黑暗深處的狩獵者,伸出舌頭恬掉嘴角流溢的唾液,等待迷途羔羊落入盤中,成為桌上美味佳餚。

與小丑互換手中的庫克牌,牌整齊排列攤開,嘲笑持著鬼牌的愚弄者。


「錯的是這個世界....」


不論這一切...所有...全部...

都顯示...並...湧溢出滿滿的....

欺騙...愚弄...以及.....


醜陋不堪的...謊言...絕望...


「我...是誰...」


眼前一片無限純白的罂粟花海,記憶像是壞掉的齒輪,無法運作停滯,自身淹沒在白色罂粟花裡,如遺忘本身顏色的變色龍,漫漫與周遭四處同為一體。


「我...究竟是什麼...」


***


皮鞋根踏在淨白的地面發出"喀...喀..."聲響,一位白色西裝大衣,五官輪廓偏深與白色頭髮,鼻梁邊戴著無框眼鏡,穿過數百間走到最深處一間實驗編號代號"蜈蚣",並脫下手套將手觸碰感應邊,感應器一道細線藍光來回掃描確認後對方身分,自動開啟大門。

實驗室內跟實驗室外統一致,天花板的燈光打在地面折射彷彿是鏡子般照映,他踏進實驗室編號內,門並且自動關起。


「即不是人類...也不是喰種...」


醫療儀器顯示心臟跳動頻率聲,不同調注射器儀器插入身體躺臥在實驗台上,看著實驗台的少年,緩慢伸手舉起,如水般潔白透徹卻冰冷如雪白玉,但...彷彿觸碰霎那像掉落的玻璃般如此脆弱,從頭髮到耳朵、眼睛、鼻子、嘴唇...慢慢滑過...下顎...脖子...以及....

躲藏在深處的靈魂...."心臟"....


「金木研...」


從世界(人類)到世界的另一面(喰種),扭曲顛倒的視角,靈魂湧出被神拒絕接納的七種罪,尖銳撕裂的咆哮聲對這世界(人類、喰種)...與...背負所有罪名的命運...

自身在模糊不清的地帶,水中飄盪玻璃瓶隨水浪飄浮不定迷失方位,不斷...不斷....徘徊...


「這樣的你,使人為你感到憐憫,也顯得更加...」


實驗室的大門自動開啟,穿著實驗醫的一群人走進來,其中站在最前方的研究者拍著他的肩膀講:「特等搜查官,現在要進行"RC昆克"同步實驗,所以這邊請」腰微彎手往門的方向表示"不是實驗人視相關者,請離去",有馬收回手並套回手套回應「我明白,打擾了」


離開實驗室內,走出數百間的實驗室走廊,耳邊掛著CCG專用的通訊單耳機,指揮有馬道地11區調查,手指壓著回撥鍵「是」


往住宿處拿自已的昆克,並且去本部所傳達到11區調查,單耳機傳來"沙沙..."聲沒有中斷通訊,如冥王審判般低層的聲音問著死神。


「你去看"蜈蚣",對吧?」


「對」有馬表情絲毫沒有因為被詢問而動搖,跟往常一樣平淡的口語。


「看不出來,你那麼期待自已新的昆克」單耳機的定一頭,是上層指揮官帶著單耳機跟有馬對話,手持著白色棋子與坐在陰暗的人下西洋棋「JACK、幸村、IXA、鸣神...都沒有過如今的反應呢!他就那麼如此的特別嗎?還是說...」


「......」


「因為...他是金木研的關係?」


指揮官還未講完話,耳機發出"喀啦"掛掉聲音,一臉無奈將指揮幹部的單耳機丟到一旁,手中白棋下出完結結局的一棋。


「怎麼?你又惹惱的愛將啊?」輸掉的黑棋子,持走蝶上的手指勾住握柄,喝起香醇濃郁的黑咖啡「話說...新RC昆克同步進行得怎樣?我可是很期待新世界的到來呢!」


「放心,新世界的腳步可是越來越接近了。」

玻璃杯內金色酒冒著點點氣泡,透徹的冰塊搖晃與玻璃發著脆響聲,一口口干下黎明的顏色,敬新世界到來。

「...獨眼梟....神代利世....以及...金木研...」

「雖然花了許多時間...但多虧了你,才有今的世界...你說對吧?」

「嘉納明博」


隨著光淡化消失而被曼朱沙華所取代,黑暗中純白罂粟花顯的美麗無比動人。

是悲傷的回憶...也是遺忘...


「實驗結束,現在進行最後的檢查...」

桌面擺著各種醫療用具,潔白的布沾染著血色斑斑紅花,清潔人員將所也血跡與醫療器具撤走離開實驗室,研究者將RC因子注入少年體內,一旁研究隊持著觀察表,並且觀察醫療儀器所顯示眼前少年所有現象,儀器面閃電圖面加速瘋狂暴走般"嗶嗶..."聲,螢幕顯示紅色警戒,但...在場所有人卻絲毫沒有害怕,反倒是冷靜觀住實驗狀況。


以防萬一研究隊身後的保衛隊醫醫舉起改造手槍,舉向實驗台上的少年。


時鐘指針停止不動,像是宣告實驗失敗同時...

有人看著實驗台那瘀血黑塊的指甲,看見手指有些動靜,對在場人喊著講...再等等...等一下...


吶...你是人類...?還是喰种...?


又或者是...

被留住在盒子內...的....


枯掉的花復活般挺直著枝幹美麗綻放,實驗台上的白髮少年雙眼瞬間睜開,震撼所有在場的人...


一隻是灰色瞳孔的白色眼球...另一隻是血紅瞳孔的黑色眼球...

是人類...也是喰种...


被留住在盒子內...

被稱為「Pandora's box」最後唯一的存在...



评论
热度 ( 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