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盒子 (OOC/喰种/CCG搜查官)

02.開啟


東京第11區


日全蝕之日使天空將城鎮籠罩在漆黑的深夜夜晚。


「哈....哈...」一位帶著馴鹿面具中年男子加速離開11區範圍,嘴角干掉的血液大口呼喘,壓止住不斷留下鮮血的左手臂,後背肩胛隆起將肌膚撕裂開,張開如蟬般翅膀形狀的羽赫,使全身之力加快速度只為了保求自已的生命,以及想再見到自已家人最後一面煞那...


眼睛像是壞掉的電視機...無法清楚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只知道自已的右邊羽赫插著騎士的長槍,深深插入在厚實的牆壁上無法拔握出。

「為甚麼...到底為甚麼...」面臨宰殺場面,身裡深處被呼喚起的恐懼,汗流浹背的驚慌失措...發抖的手緊捉住長槍,努力拔出插在羽赫上的長槍,風輕吹拂...枝葉拍打聲響...「不要...不要過來....渾蛋啊啊啊啊啊啊──」


彷彿隱藏的鐮刀掛在脖子上,面對無情剝奪靈魂時,使馴鹿面具中年男子斷一線般失去所有思考,同如被鐵還勾住雙腳屌掛在空中的豬隻尖銳鳴叫,右邊羽赫瞬間張大,恢出一片片如火焰般碎片往調查官方向,爆裂聲劇烈響,一片煙霧無法看清眼前景象,已為終於告段落...卻感覺身體一陣沉重....


「咳咳...我真得無法理解...死神...為何會在這裡...明明情報...不是這樣咳...」身體插著自已羽赫所射出羽片,肌膚流下大量鮮血,眼睛快要無力睜開的震抖,看著死神逐漸加近...他選擇閉上雙眼等待死亡,腦海閃過與愛妻美好畫面...他淚流滿面...「對不起...讓妳留在這個...無情的世界上....咳咳咳咳咳咳咳──」


有馬持著昆克給向插在牆壁上喰種最後一擊後,伸手向插入在羽赫上的昆克單手插出,并將昆克收回近皮箱內,手拍掉西裝大衣上沙子與灰塵,看著喰种的羽赫被他給穿個洞,想起上層指定要完好無缺的赫子,自已卻將喰种的赫子破壞掉,只留著兩個完好的赫子。


「算了...總比沒有好....」

他回撥給CCG總部回收嚇子,並且處理掉喰種屍體,拿起兩個皮箱離開11區,心裡像是沒專住在工作上,一心想著早點見到在實驗室內的"蜈蚣",回想到當時還為講完的話語,那時觸感留戀在手中...還未消去...


「這樣的你,使人為你感到憐憫,也顯得更加.....」


「美麗....」


***


兩人在公園內嬉笑并盪著盪秋千,少年轉頭對他微笑,金色短髮和棕色的雙眼,像是太陽的化身照亮他,溫暖他那冰冷不堪的心,他也回頭看像身旁盪鞦韆的少年時,盪秋千搖晃著...沒有人....

使他驚恐從滑落出去,重重跌在地面,只不過是小傷口破皮而已,卻不斷腐蝕擴散開來,如上萬針的針刺在肌膚,身體扭曲....各種難以理解的疼痛折磨,腦內像是有蜈蚣在裡面在耳內迴響,流的鼻涕哭喊著求饒所有一切停止,舉高的手希望上帝終結時,手感覺到溫暖...


「●●已經沒事了...我已經知道你事情...你的痛苦了....」表情堅定的微笑擁抱住他,但棕色雙眼流露出痛苦神情,金色少年拍拍他的背安服他的情緒「所已不要...」


「獨自一個人哭泣了...」

擁抱住他...給予他溫暖的少年,霎那...就在那霎那....那美好的畫面,鏡子產生碎裂的痕跡....濃厚血腥味...飄散...

他這時坐在一攤血水中,身體肢解開來像是被野獸啃食,以及大量血液流出內臟,在想嘔吐同時看見血水所倒映的自已,摸向嘴巴和牙齒看起時,他...已經崩潰了....


「把我吃掉吧....●...」


一段段從膠片帶所呈現畫面,綻放在鏡面的蜘蛛網...變成密密麻麻絲狀...碎裂開.....

潑上黑色油漆蓋住所有畫面...錄音機沒有訊號"嘶嘶"響...


「●...只想●●●...可是....」

「●●●....●●●....都是●●●...●●●.....●●●●●●●....都怪●....」

「●●●...●●●...●●●●●●●●●....」


閃過銀白絲線...和...一隻埋沒黑暗深處的紅色瞳孔....


雙眼緩慢睜開,視線像跟沒張開眼似一片烏漆麻黑,查望四周舉起手觸碰,果真不出所料...自已身在一具箱子內。但…在箱子內面卻沒有一絲悶熱…呼吸困難…喘不過氣得痛苦,反倒像與箱子是一體般自在感。

箱子外有些動靜晃動,聽見鎖"喀啦"開啟,一道刺眼的光線漸漸擴散,將黑暗空間驅散開來飛灰而散,純白色頭髮和端正臉廓,嘴角弧度浮雲的笑容向他伸手,胸口像是無心臟感覺不到任何情緒,是高昂?還是恐懼?


只知道...自已看見無框眼鏡下....被那灰色雙眼...深深吸引住時,無意識握向那隻對他伸出的手。


「你是CCG所創造的"人型昆克",赫子屬於鱗赫,也屬於赫者...」

眼前少年像是剛出生的嬰兒懵懵懂懂,并覺得自已冰冷的手跟有馬的手溫有所不同,拉住過有馬的手觸碰到自已的臉頰,一臉喜歡表情迷戀著溫度。

「我是CCG特等搜查官有馬貴將,你將成為我的東西,你的使用者,並且取你名為...」


看著少年一舉一動如此出泥而不染的美麗動人,臉頰磨蹭著手掌有些所動,雙手捧著少年的臉讓他看著自已。


「"研"」


有馬吻向研的額頭,儀式般契約著兩方....


誘惑香氣...剖開石榴一顆顆亮麗光澤的血鑽石...落入高腳杯裡的紅酒裡....融解開來....

清晰逐漸混琢暗紅色....滴在土壤中綻放出深淵黑暗的...黑色曼朱沙華...


评论 ( 1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