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盒子 (OOC/喰种/CCG搜查官)

03


人行道不同腳步聲,馬路燈亮起紅燈同時,另一道路人行燈從停止不動的小紅人變成小綠人,開始指示人"此路可過"開始走動,卻伴隨著濃厚腐屍味,與人類同步走動在斑馬路上,壓低帽子不讓對方看到自已的興奮表情,眼珠快速轉動觀察美味絕佳肉。


「酯房太多...難以下嚥...太瘦根本持不夠...跟骨頭似的...難聞...難吃...啊啊啊啊...美味到底在哪裡啊啊啊....」細聲喃喃自語,肚子空虛而漸漸開始呈現發狂狀態,如不定時炸彈般隨時爆發。



這時,鼻子聞到空氣中香氣,甜美香醇...


「啊啊啊~就是這個味道...我的美味....哈哈...哈哈哈~」抬起頭猛吸空氣味道確認肉的位子,猛力睜開赫眼,肩胛下方扭曲蠕動組織聲音,如同誕生般破湧而出暗紅甲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喰種享受人類恐懼害怕的尖叫,雙手有磨有樣學著音樂家指揮著節奏,輕躍腳步跳躍著食物的方向前進,並且邊用甲赫破壞著人類創造處,交響出摧毀般旋律「對~就是這樣,繼續尖叫吧!破壞吧!祝賀我找到~」


「我的美味~」


雙手按住臉的一半,柔軟的如蛇彎著腰,從手指細縫間看向研的位子的赫眼,嘴角同瀑布不斷流出分泌物。


「專屬的狩獵時間道瞜~我的美味~」



後腳跟用力一蹬,快速道馬路的對面邊,伸出改變形狀的甲赫往研的腦袋時,他意識到四根如蜘蛛爪子般同時刺向他的致命點,改變方向用甲赫抵擋彈飛到停在路旁的車,猛力撞擊碎裂劇響,對人類來說是致命...但對喰種而言...


「哈啊...你是喰種?!怎麼可能...這麼如此美味的肉...」毫髮無傷的喰種驚訝不敢置信,自已居然向同類產生欲望,空氣又增加讓喰種畏懼的氣息,亮出尖銳的剪刀甲赫「哈哈哈~?...死神...」


研恬掉引誘誘餌的血液,手腕故意劃的傷口迅速癒合,頭轉向身後...被喰種稱為"死神"的CCG特等搜查官。


「有馬先生...接下來該怎麼做...?」挽住有馬的手,鱗赫像是尾巴搖晃著撒嬌,求著要獎勵,可愛行為使有馬漏出溫柔的微笑,揉揉研黑白相間的頭髮「交給我就行了,研」


「喰種...與...CCG...白鴿...死神...人類....啊哈哈~啊哈哈哈~笑死人了...你這個....喰種的恥辱啊啊啊啊———」
喰種情緒全部爆發開來,恨不得將喰種的叛徒大塊八碎剁成肉泥。



忽然瞬間...
原本四根的鱗赫捲繞變成兩根,並且伸長纏繞在有馬的左右手邊,肌肉組織"啪啦...喀啦..."血肉聲,如硬拉出骨頭,研緊咬住下唇不發出難受呻,終於將鱗赫從自已身體內脫離而出,止住腰流下鮮血努力讓肌膚癒合,胸膛起伏大口呼吸著...



「好痛....哈...哈....」


「辛苦了,研」雙手持著黑白的鋒利長刀,站在要廝殺研的喰種面前。


甲赫迅速如同艾德華的剪刀手致命地方砍去,眼閃過兩道不同線路使喰種措手不及無法回避,體內器官破損的吐出血塊,被CCG視為S級的他...怎麼可能納麼快被幹掉...他不理解的是...
通常赫子離開本體的喰種,往往直有面臨死亡,但是...在特等搜查官身後那只喰種居然沒死?!還變成CCG的昆克,根本是天方月潭...更詭異的地方...



赫眼看著還埋在他體內的昆克攪動著,像是活著般吸收著他的內臟...共喰...



「有馬先生...可以留甲赫給我可以嗎?我想吃...」
研從地面爬起拍掉褲子上的灰塵,走向喰種邊握住甲赫露出獠牙咬下。




更萬萬沒想到對方...居然...是....


獨眼...赫者...


***


漆黑巷弄角落裡處,研面對牆雙手支撐靠這,遮住臉的手肘偷偷望著身後,流露害怕不願的表情,並支支吾吾問有馬:「有馬先生…一定要放進去嗎…?不能晚點…」

「研」

語氣與眼神瞬間冰冷,使研震抖身體那時間被凍住般,沒有反抗掀起衣服,有馬將一隻手扶住研纖細嫩白腰間上,另一手放到研的嘴唇邊「痛的話就咬,不要忍耐。」


研緊貼趴在牆壁,耳邊清晰聽見中音提琴拉奏著安眠曲的聲音。

「放心…很快就結束的…研…」
有馬用腳固定提高腰的位子,讓研身體無法逃脫困住,手從薦骨滑動到尾椎,漸漸往上移動到腰部間停住,拿起放在一旁的黑白昆克,指尖按壓柔軟處卻認鱗甲地方,深埋入昆克進去,紅不斷湧出滴落在地面上,飄散彌漫腥血味在四周。
皮膚和肌肉組織撕裂開來,擁有生命似的昆克如靈活的兩條蛇,在研身體內尋找原本位子後,像寄生蟲般一絲絲附著在神經上...使得研失去意識用力咬下有馬的手掌....


「嗚啊...好痛啊啊啊啊....好痛....好痛...痛啊啊啊啊啊啊....」
自已的鱗赫深入透進神經,同時像是無數的電鑽打在他腦裡,流出的眼淚與分泌物似所造的創傷般,濕意黏稠同等腦漿,耳內幻覺聽見蟲子攀爬稀稀疏疏蠕動迴響,腰間泛出無數條血絲,以及左臉頰所暴露出的赫眼。


「嗚...不要...不要在進了....好痛...啊...嗚啊啊啊啊....」
「已經夠....不要...進...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經到脊椎蔓延擴散整個身體,無法想像的劇烈疼痛,研緊緊抓住有馬的手,求饒似止住鱗赫進入體內,可惜有馬沒有如研所願,反而幫鱗赫推深入更深處,折騰己小時候,終於將鱗赫回到本體的結束。
手掌刺痛感到發麻,有馬將研轉向自已,並且用命令口語說「研,轉頭看我」


「啊哈...哈....」


研聽從有馬指令抬頭望著,分辨不清汗水...眼淚...鼻水...到嘴流露出的唾液,通通混濁一起,並且右手沾滿著研意味不明的所有分泌物...以及參雜著紅色液體...



「還好吧?」
右手捧著泛紅的臉頰,律動胸膛和缺氧似氣喘聲,他支撐著無力中的研,整理著研雜亂的頭髮。


「嗯...哈...啊哈....抱...抱歉...有馬先生...又傷到你了...」
研聞到濃濃充滿有馬的味道,毫不在乎沾滿著不明液體的右手,雙顎張開透出紅嫩的舌頭,柔軟的舌根恬著血液,嘴湊進手掌吸蘇著,研的行為如小貓似恬著主人的傷口,十分可愛...讓人...



想捉弄他....


「嗚?!」雙眼朦朧狀態下,突然恬著的手有些異動,手指伸進研的嘴裡,攪拌捉弄著研的舌頭,指尖搔著軟齶和逗弄齶垂,使研眼框泛紅淚水,痛苦掙扎抓著有馬的手抽出 「嗚...嗚...」
手指有些不舍離去的從舌根滑出,拉出依依不捨的銀絲。


「抱歉,看到你這樣,讓我想捉弄你」有馬從西裝大衣口袋裡拿起手帕,擦拭著研的臉時,排斥性的被研阻擋住,拿走有馬手中的手帕,聲音微弱的震抖 「屙...有馬先生...我自已來就好...不用勞煩你...」


研將臉撇過對方視線,擦拭著混濁不堪的臉,心裡並且想著....


有馬先生超可怕的啦!!!






而有馬默默看著研拿著自已手帕,不用想也知道....


他又一次嚇到自家的昆克了....







评论 ( 5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