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創】盒子 (OOC/喰种/CCG搜查官)

04


服務生端著鐵板送給點餐的客人,漢堡排在鐵盤上脆耳滋滋作響,刀叉切刃一小塊肉,流露鮮美多汁的油與醬汁混合,送入嘴裡咬下美味可口的肉,使身旁散發開來幸福時刻的小花。


「果然還是BIG'GIRL的漢堡排最好吃了~」研捧著嚼咬著肉的臉頰,有馬看著研狼吞虎嚥像是飢餓已久的動物,塘塞著食物把自已的嘴裝著鼓鼓模樣,讓有馬覺得十分可愛,抽起紙巾盒裡的面紙擦拭著研嘴角上的醬汁「真是的...慢慢吃,又沒人跟你搶。」


「嗚...?!」雖然偶爾會看見面攤有馬的微笑,但是自已如沒有打預防針無法勉力抵抗那個笑容,尤其是突然間的時候...,被有馬擦拭掉嘴角的研臉紅,頭往後仰...差一點將嘴裡的食物噴出...


「先生,您的餐來了。」一位美麗紫羅蘭色長髮少女端著馬點,手指摻夾著紙條一併送在餐桌上,離去的腳步疑似警張帶著羞紅的耳根,不用看紙條也明白內容是什麼,但是有馬確一臉若無其事表情,淡定用刀叉切著漢堡排吃。


「有馬先生真是在哪裡都受歡迎呢...」不讓有馬聽見音量講,吃著切好的肉塊嚼著,心裡卻有些五味雜糧的難以理解感覺....卻有種...


扭曲石榴擠出甜美汁液,泡進在一片血紅的瑪莉,如白色宣紙染著全身的罪,從胸口掏出跳動的心臟,張開嘴巴露出牙齒,咬下柔軟嚼勁多汁的美味肉,眼睛盯著有馬,伸出舌頭恬掉嘴旁的醬汁。


想有馬先生擁遠待在我身邊....或者....

吃掉有馬先生...


對於自已有產生"吃掉"的想法,同時有馬雙眼與他對上,他嚇到突然猛力起身,或許因為動作起伏太大,使得自已與椅子往後倒「好痛...」


我剛剛到底怎麼了....怎麼會想著奇怪的想法..........

而且...還是對著我的使用者有馬貴將...產生"吃掉"的想法....


我...好奇怪...


有馬走過來伸出手將倒在地上的研攙扶起,同時也將研與椅子放好面對著餐桌「吃個飯也可以把自已搞的狼狽,真是個小孩子。」摸著研黑白相間的頭髮,使研有些忿忿不平。


「我都已經21歲了!不要把我當作小孩子了!」研鼓著嘴表示不喜歡由馬把他當作"小孩子",並且表面保持平常心太,不讓有馬查覺到自已詭異之處,但是心臟確緊張得跳動著。

"顯然有什麼事在隱藏"、"待會再讓他好好吐出話來"、"不過這個表情也很可愛"有馬眼神彷彿將研剖開看透,確沒有做些回應。突然手機響起,看著手機顯示撥打的人士,平淡面具下所隱藏寒冷陰暗,並且起身往店外門口方向。


「研我先去接下電話,若是還是肚子餓的話,就吃我的分」


「嗯,好!」研開心的點頭。


玻璃外清楚能看見有馬站在店門口邊通話中,而研吃完自已的漢堡排,肚子雖然有些飽了,嘴確想要咬東西似的飢餓,他伸手要交換對面食物的位子時,有隻白玉細嫩的手幫他收拾用完的餐,並且將對面的餐移到研眼前,研抬頭一看,是那位給有馬紙條的女服務生。


「你哥哥好像是大忙人呢!小朋友!」


紫羅蘭髮絲晃動,使研心情煩躁不已,心臟"噗通"詭異聲響在深淵處種子發出芽。

「嗚!?」頭瞬間刺痛起來,像是兩隻不同的手矇住他雙眼,手中的刀叉停止動作,原本盯著眼前的肉,幻覺般轉換角度,彷彿自已才是桌面上任人宰割的一塊肉。


「痾...話說回來,因為經常看見你跟你哥哥來這裡用餐,而且曾經你哥哥有幫助過我,所已...想更加了解你哥哥...诶...?小朋友你怎麼了?」她看見研臉色越來越差,將餐盤放在一旁上前關望。


耳朵內發出蟲子爬動回響,耳旁幻聽見女生的聲音喃喃細聲細語,並且與紫羅蘭相同頭髮的少女同時講。


「小朋友...?」

金木研....


「吵死人了,神代利世小姐....」

研一把抓住女服務生的頭髮往下扯過他面前,左邊腥血瞳孔瞪著瞬間時間像是停止不動,場景如倒過樣暴露著另一個世界,頭髮也同時轉換成純白罂粟色,「啊....啊....」女服務生驚恐害怕發抖要尖叫時,卻被眼神尖銳制止般使她虛脫的倒下時,身後有人將她攙扶而起。


「妳沒事吧?小姐?」有馬關心語氣問女服務生,她眼角往研瞄臉頰不停冒著冷汗,吱吱嗚嗚要講"怪物"、"喰種",忽然食指放在她的嘴,十分靠近使她臉心跳,在她耳邊磁性低音說:「我希望妳不要講出去,若是妳還想活命的話。」並且將她給的紙條遞回原主。


女服務生瞳孔瞬間縮小,驚嚇過度發不出聲,她抬頭看見有馬神情如帶來死亡的死神般,女服務生已經無法思考不斷點頭,心碎的泛著淚水轉身離去。


真視麻煩...

有馬心裡沒有對女服務生感到憐憫,只是覺得比起這種事情,他更在意他身邊的人。


「研,老時跟我講....」雖然只有一瞬間而已...但是我很肯定...

他從玻璃看見店內研的表情,跟CCG與獨眼的枭開戰期,他在水溝底下14區域邊屠殺喰種時,一位純白罂粟色少年站在血紅花上....使他永遠忘不了...


「你到底怎麼?」


蜈蚣(金木研).....


***


一盞燭臺焰火光明點亮漆黑四周,風吹拂熄滅唯一明亮,使眼睛像是一條黑布矇住視線,稀稀疏疏詭異聲響回盪,肌膚感覺到反感處感纏繞,想要將討惡處感從身上拍掉時,四肢被鐵鍊封鎖住行動動彈不得,冰冷多隻腳一步步攀爬,聲音逐漸放大,振抖身體不斷掙扎伴隨恐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害怕發出恐懼慘叫聲,卻轉變成瘋狂發笑,腦袋黏糊如腦內有東西在絞爛咬爛,使他無法思考自已怎麼了?


突然矇住眼睛黑布條脫落下來,耳旁聽見走音尖銳小提聲,伴奏暴走亂彈的怪異鋼琴聲「這是你喔...」


前方一面清澈似水的鏡子照應著他,黑色頭髮沾著深暗赫液體,破爛不堪衣服與死屍般慘白肌膚,綑綁四肢腳指手指像是與自已身體脫離開來,完全感覺不到...不...是骨頭?關節?神經?不....都不是....

身體全部已經感覺不到....什麼是"痛"...?


「原本原貌...」"沙沙"聲響漸漸放大,耳邊流漏黏白腦液,瞳孔縮小驚嚇混亂,他看見耳朵爬出一條漆黑身體血紅隻腳觸鬚的....蜈蚣...


一隻漆黑伸出手將他耳邊蟲子拉出,延伸一條稠白蠶絲線,鏡面中看見他身旁一頭銀白頭髮,陰暗遮掩臉貌相,嘴角笑容如裂嘴女將他撕成兩半,心臟噗通狂跳動隨時會跳出般,呼吸逐漸喘不過氣不斷冒冷汗,身旁人見到他味具模樣,諷刺嘲笑將蜈蚣擺在他眼前。


「怎麼?還是不願意想起來嗎?懦弱到已經像寵物哈在主人身邊了,是嗎?」捲曲扭動蜈蚣,細長隻腳在空中抓著無形,卻讓人感覺蟲子像是抓著他的肌膚啃咬,使神經更加繃緊「就這麼渴望"溫暖"嘛?」

銬在椅子上不斷掙扎,環住手腕腳腕流下一滴滴紅寶石落在混濁沼澤中,喚醒深處黃泉地獄之花,濃稠香氣瀰漫飄散,蜈蚣異行身姿在左眼逐漸放大,"噗滋"肉與血液黏稠臉頰滑下溫熱腥味,腦袋像是泡進福馬林壞死,但他視覺告訴他...他左眼看不到....


因為一條蜈蚣插在他左眼珠,如攝影機集中焦點放大,蟲子張開尖銳鋒利獠牙啃著瞳孔....


明明是要恐懼泛淚傷痛慘叫聲....

為甚麼自已嘴邊卻是發出狂野詭異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喉嚨似乾枯土壤,伸出舌頭恬著自已血液,乾澀沙啞笑生參雜壞掉奏響。


這時,與自已身後人同樣純白頭髮男子,拿著騎士的槍往他另一隻右眼靠進。


「金木研....」

「研...........」


不同聲音迴響擺盪在耳邊,突然斷線般鳴鳴作響聽不見,雙眼看不見任何...周遭四處....

後頸感覺腦朝流下溫熱液體,只剩下嗅覺聞到腦漿泥爛甜膩味,加上濃厚香醇血液攪拌在一起....


研睜開雙眼驚醒爬起身,懼嚇繃緊神經望著四周,發覺到自已身在有馬貴將房間裡,才知道剛剛處在惡夢中。

「哈...哈...」研抓著胸口衣服邊緣產出蜘蛛網形狀皺痕,心臟跳動頻率跟夢裡一樣,使人搞不清楚現實與夢差異。


撇開夢境回想現實,有馬帶他去BIG*GIRL家庭餐點他喜愛的漢堡排,用餐期間有馬手機響起,臉色有些不太好像是CCG上級人士打來的,有馬揉著他的頭髮覺的叫他"別擔心",並將還未吃玩的肉排轉給他吃,畢竟使用鱗赫又轉成昆克,導至飢餓像是牛肚怎麼填也填不滿,後來一位偷偷放紙條給有馬的女服務生,收拾用完的燒鐵盤,那時候研看著妖媚艷紫髮,產生奇怪的感覺....之後....


他什麼也不記得...


「研,你醒來啊。」


研望去房間門開啟,看著有馬拿著CCG醫療箱子另手拿著水杯,研喉嚨乾渴接過有馬遞來水,水濕潤喉嚨與嘴唇,有馬拿走空杯放在床頭桌上,抽出手帕擦拭研嘴角水漬,手指磨擦濕嫩微櫻粉雙瓣,冰冷雙手握住挑逗嘴唇的手,移到臉頰靠在手掌心中感受著,人類溫暖的溫度。


「怎麼了,又做噩夢了?」手指觸摸滑嫩白皙如玉肌膚,灰色雙瞳清澈帶渾沌顏色迷惘,卻帶著碎星塵沙晶瑩透亮,研抿嘴點點頭像是小孩子般撒嬌抱著有馬。


有馬嘆口氣,原本是想等到研醒來後,跟他報告他身體是否有產生變化不適,並且寫著報告單遞給CCG研究部。

不過老實說,他也沒有想要記錄研的意思。

若是有受傷無法自行恢復程度,才會紀錄並將研轉交給CCG研究室。雖然他對研究人員反感...


除了製作昆克的"地行甲乙"外,其他CCG研究室人員都令人討厭,腦裡滿滿都是解剖研究開發,瘋狂程度有如開膛手傑克狂野病態,真不知道...人類...與....喰種...


哪一個才是"怪物"....


「那你打完針後,不用回箱子了,在我床鋪上睡。」有馬摸摸黑白相間柔順秀髮,研鬆開環抱的雙臂,拉起袖子曝露潔白肌膚。

有馬解開醫療箱密碼,拆開塑膠包裝組裝針頭,拿著其中玻璃醫藥罐,將針刺入罐上頭鋁箔拉起活塞讓液體裝滿後,推出一點液體不讓針有空氣,並開始往靜脈地方注射。


淡色紫羅蘭透明晶亮液體,慢慢注射進研的體內,研稍微皺眉有些不舒服,雖然比以前雖然第一次注射藥物時,沒有太多排斥感覺,但是那液體融入在研血液體內中,還是會不適應感,尤其腰部的鱗赫強烈排斥,肌肉組織與神經感覺到異物發狂扭動,難以訴說極度痛苦,但他選擇接受強硬用意志制止住鱗赫暴走。


終於注射完藥物,藥劑產生效果使研感到睡意,倒在有馬懷中昏昏欲睡,有馬拉過床被蓋在研身上,吻向昏睡憐憫佳人的額頭。


「雖然失樂園成長的你也很美,但...」沉溺在伊甸園溫室裡生長,卻讓人更加疼愛呵護....不想放手....


「金木研....」


阻斷世界連接線雜亂電子聲音"沙沙"作響,劃過死亡邊境踏進黃泉川,逐漸走到綻放妖豔誘惑艷紅,如鮮血的美麗彼岸花在四周一片綺麗畫面,而鏡子所照應反面卻是...大量肢解剖開分裂內臟殘缺身體,腐爛惡臭屍氣腥味流下一片血攤...


夢與現實混亂不清,處身在被愚弄設計在籠中的籠中鳥....


评论 ( 4 )
热度 ( 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