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雙研】01.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1.


灰蒙的雲在漆黑天空擴張蔓延到明亮處,如張牙舞爪吞食滿月,四周攏罩凝重畏懼氣氛沿伸到黑暗深處巷弄邊,飄散誘惑甜蜜花香味吸引招來貪食的蟲子,踏入捕獲網之中彎向轉角,一盞破爛路燈忽亮忽閃,雙眼深深迷惑伸手想摘取夜裡生長的曇花霎那,視線如從高塔般墜落冰冷地面,濺灑出一道紅色顏料刷痕,脖子一滴滴落在赤色花海中。


破爛路燈的光引來藍色蝴蝶,如飛蛾撲火燃燒成灰殆盡,只留著沾染暗紅腥血曇花...


「人類真是脆弱的生物.....」






明亮光線照耀繁華街道,交通指揮燈亮起紅燈,人們打發時間拿起智慧型手機,看起早報新聞與八卦網頁,大樓上的電晶螢幕刊版也同時間下撥放。
「在15區發現詭異肢解屍體,並且兇手留下曇花花瓣,警方不知嫌犯有何用意....接下換下一則時報...」對於突然的死亡案件已經習以為常忽略掉,冷漠絲毫沒有任何表情,只有聽到另一則新聞時報感到興趣,開始熱烈的討論點閱相關網站。


「最近有受到矚目的名人"嘉納明博"醫生,再次用驚人無法至信的技術,研發新品種的"人形之花"....」攝影機拍著記者進入診所醫院,去採訪名人"嘉納明博"醫生的辦公室處,而穿著黑衣西裝的保全人員守在門邊,以防萬一搜身後並幫記者們開啟門。


「感謝各位關注我的作品...」嘉納平和語氣帶著笑容,回答每個全不問題與疑問,其中有一位元記者問"您那些完美的作品裡,是否有讓您無法製作的花嗎?"這句話,使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嘴角微上揚回應。


「當然有...而且是唯一無二之花....名為....」








灰蒙雲稀疏退散暴露出月光,地面照映出詭異的影子纏繞著純白的花,如對待易碎玻璃輕柔的呵護著...沉溺著.....

「金木...金木...我的金木....」他捧起黑髮少年的臉頰,雙顎張開露出舌頭恬適掉沾染的紅色液體,灰色瞳沒有神的霧蒙,像是瓷陶人偶般止靜美....並且慢慢的黑髮少年眼皮闔上,地面一片血花轉化綻放在滿月照耀下的曇花海中。


「金木....我愛你....」白髮少年吻向與自已相同臉蛋的黑髮少年,瞬間曇花便散開花瓣,如放入水中的蜜糖緩慢融解開來消失。






唯一無二之花....名為.....


影花....

 

 

***

 

 

"叮鈴~叮鈴~"手機響起鬧鐘聲,團狀的埋在棉被裡伸出一隻白皙手臂,在床櫃上揮著尋找後,終於找到手機抓住,一頭膨松雜亂黑髮探出看起時鐘所響的時間。


「6:00了...是嗎...」


他掙脫離開溫暖被窩,從書桌邊掀起折疊式筆電螢幕,食指按向開起鍵使黑色螢幕亮起,手指打著筆電鍵盤和移動滑鼠點閱一站國際網頁完,走到廚房內開啟咖啡機按鈕,並將馬克杯放在流出咖啡的孔下方,最後到浴室邊走邊解開睡衣,浴淋身軀時突然出現斷訊的畫面在腦海...


「嗚...?!」


「金木...金木...金木...」純白色罌粟花髮絲飄晃著,在赤紅熊熊火焰之中顯的耀眼美麗,暗色指甲與冰冷的手溫捧住他的臉,將自已與他拉近距離「我會保護你的...永遠....所已...」
漆黑遮住對方的臉,只看得出對方蠕動喃念的雙唇,以及...黑色眼球包圍住血色瞳孔邊....執著般使人發毛的眼神.....


「你是誰....疑...血...」虹膜所見浴室裡全片的紅色顏料,水蓮蓬撒出的清澈清水變成血,滴滴灑下滑過他每寸肌膚,他恐慌往後退...確不慎腳底打滑摔倒,在疼痛中...視線回到以往的平日的畫面...


「啊哈...哈...又是...」...幻覺...是嗎...?
我沒記錯的話,昨天已經把藥吃完了呢....


「放學後在去看下診所好了....」最近不知為甚麼...明明沒有通宵熬夜...身體卻有些疲憊....


詭異的是...幻覺和噩夢次數...越來越多......差一點分不清....哪一個才是現實...


蓮蓬"嘩啦"迴響在空蕩的浴室內,房屋獨自一人的金木,早已麻木心情像是失去了心臟跳動毫無感覺,手按住磁磚輔助身體起身,拿起臺上浴巾批在自已身上擦拭,並且刷牙洗臉完走出浴室間,手指勾住馬克杯的手把,攪拌匙轉著底層倒入的蜂蜜與黑咖啡融入結合,嘴吹散溫氣喝起咖啡,坐在書桌前看著筆電螢幕。


螢幕上不斷"叮咚~"彈出各國通訊討論,關於獨一無二的花的話題轟動全球注意,也開始好奇尋找是否有這朵花的存在性?或者是虛擬性?


「你有沒有看到最近的論壇?」
「有啊!嗯...好像叫作"影花"...對吧?」
「可是植物界並沒有"影花"這種植物啊?」
「喂!上面的!都說是獨一無二之花,怎麼可能會歸類在普通植物裡啊!你有腦嗎?」
「你們討論到植物做啥?他可是"人形之花"可不是植物,也不是人類。」




但對金木來說確沒有感於興趣,尤其是"人形之花"的生物,手指打著鍵盤按起Enter鍵確認發出,在國際論壇上顯示自已所發的留言「若是"野花"的話,該怎麼辦?」,只見螢幕右下角時間顯示上午7:00時,滑鼠點取離開國際論壇按向關機闔上筆電,一口氣喝完咖啡並將杯子留在桌面上,穿式打理好服裝背起放在牆角的側背包,綁起鞋帶持著鑰使往門著孔邊關起,如將秘密藏臥盒子身處不讓人找到。


金木出門瞬間面對現實同時,沒有察覺到自已在國際論壇所留言的內容,使自身處在危險邊緣。








「若是"野花"的話,該怎麼辦....嗎?...呵呵~」坐在樹枝上的女子遠觀察金木,持著人類的手張開銳利牙齦大口嘶咬肌肉組織。


回想起之前在"古董"內悠閒喝著咖啡時,看見有兩位少年進入店裡,雖然她比較喜歡金髮少年,肌肉與油酯所占的黃金比例,也是她的最愛獵物...可是不知為甚麼?她卻被黑髮的少年有所吸引,瘦弱排骨只能塞塞牙縫得如一根牙籤,完全填不飽肚子...但...經常狩獵人類的她...卻聞到人類的黑髮少年...散發著...


濃郁的人類鮮血味....以及...


「呵呵~真想好好品嘗你到底是什麼味道?」如安排好陰謀般露出蒙娜麗莎的微笑,伸出舌頭恬著嘴角旁的鮮血。
食乾淨只剩下骨頭,便身後冒出一條條藤蔓捆綁住,並且加重力道捏碎骨頭後,藤蔓侵蝕般附著在樹木無法照道陽光,突然像是吸收養分般花包綻放暗紫色曼陀螺。


甜蜜誘惑的花香....




评论
热度 ( 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