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雙研】02.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2.


上井大學鐘聲響起,教授講解課程並且出下周作業後便離開教室,金木抄寫白板的字在筆記裡完,便將原子筆放入鉛筆盒內,整理東西收近側背包內,隨後身上出現一個重量使他無法負荷趴在桌面上。


「嗨嗨~書蟲的金木君~」金髮少年環抱住金木的脖子,嘻笑無視掉對方不滿自已行為的眼神「每次都看到你都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害我都好擔心你喔!」


「你當你是我老爸啊?英!快點起來,你很重耶!」翻白眼吐槽身後的永近,並用手肘往後用力打向永近的肚子,使永近發出痛的聲音。


「你終於到反抗期了...是嗎?」永近從金木身上離開,臉上漏出傷心難過表情,上演8點檔連續劇的家庭劇,手臂擦是動作並拍起金木的肩膀,演起父親的角色口語講:「兒子啊!我知道你已經長大了,可是....一直都不跟學校同學互動...這讓父親更加擔心你在社會上的人際交流啊....」
這幾句話以及口語,使金木挑眉不爽的額頭露出青筋,用柔道護身術抓住拍他背的手,直接扭轉向背後坳,讓永近狂拍金木的手制止他不要在坳叫「痛痛痛痛痛——對不起,我錯了!!!!!兄弟,拜託你放手啦!!!!」


金木聽到永近誠心誠意的求饒,才松下手將整理好的側背包掛背在肩膀上,並且離開教室走出大學門口,兩人在街道上有說有聊互相討論課程內容和遇到有趣的事情,以及假日所發生意想不到的期特事情,只不過金木卻直接含蓄帶過關於事件,一臉如平日往常般態度,手指著前方路邊的移動式漢堡攤,像是美食節目團的記者,向自已的好友永近推薦那家攤位好吃度。


永近則是聽到金木誇張的用感到好笑,強忍笑意一同語金木去吃前方漢堡攤。永近點了一份牛肉燒烤堡,而金木則點了一份牛肉雙層乳酪堡,點完餐後並到附近的公園用餐,永近看見金木幸福吃得滿嘴都是,使永近嘲笑他的吃像,邊拿起口帶裡的手帕幫忙擦式著他的嘴邊的醬汁,嬉笑的直到金木看著手機的時間,剛好快要到門診所訂的時間。


「英,明天在聊吧!我該去看診了。」金木將剩餘的漢堡吃完後,並丟向一旁的垃圾桶,從長木椅子起身要去門整的方向去時,突然間手被一股溫暖給抓住,使金木轉頭看見永近低著頭小聲音量說話。


「還沒治好是嗎......」回想起小學時候的那事件之後,金木就開始不斷去看病治療,直到現在病情卻沒有好轉,反倒是越來越惡劣,雖然金木故意裝做一臉沒事的表情,但是永近卻很快察覺出來,金木正在向他隱藏病情,不讓他知道。


「你在講什麼?我聽不到,英!」金木清楚永近講的話,要湊過聽時,卻被對方突然間起身拉到椅子邊,看間海藍天空與澄黃色暈開合為一起,夕下的光線使眼前人像是太陽花的代表。


「我說...你該好好面對社會現實,並且與人際互動,不要把自已搞得與世隔絕的!」永近望著夕陽瞬間,朝著身後金木露出與小時候相同的笑容「要是便成書宅,我可是哭的喔!」


那霎那,金木覺得回到以前那溫吞懦弱的自已,孤獨躲在橋面草地皮的河川邊哭泣,而有一位金髮帶著溫暖小男孩向他伸手,微笑模樣與現在畫面重疊起,使金木心裡感到哀傷與溫暖....




看來英已經察覺到了啊.....




「什麼啊....才...才沒那回是,我有在國際網站跟人互動好嘛!」

「誒~你確定不是跟你一樣同好?」
「蛤?什麼同好?」
「同盟書宅們!」
「.............」
「不是...噗...幹嘛突然揍我!?我可是說時在話耶!!」
「你不要跑!!!英給我站住!!!」
「哈哈~我才不要!!!」




畢竟從小認識到大,長久的兒時玩伴變成好朋友,兩人相處模式何以前一樣,純粹個性也沒有任何改變暴露在雙方面前。


便隨著夕陽的光照耀出一道堅定的羈絆友情。








但是...卻沒有任何人感覺到...藏在背後處....


夕陽照應出金木的影子....像是無法安撫住的野獸....不斷低吼...伸出銳利爪子....將土壤地上抓出毛骨悚然的痕跡,並且附蓋住對方的影子,想破壞那朵燦爛太陽花,不讓他在靠近溫室中的花朵....








「金木....」




鮮紅彼岸的曼朱砂華之瞳,直直盯著金木背影....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