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雙研】03.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3.


四周彌漫消毒水味,不同年齡層的人坐在等待區的椅子上,並且打發時間滑著智慧型手機和相關產品,而金木也和周遭人一樣打發時間,端正姿勢顯示出金木文藝青年的個性,手攤平持著厚實的本子,眼珠看過翻越去的章頁,心裡喃念著文章細膩文字,以及難以預料的大膽敘述 ,使雙眼深深吸引目不轉睛,借代入故事之中看向場景畫面。


「編號20號患者請入12號牌看診...在敘述一遍...編號....」廣播器響起機械聲重複著話。


金木聽見自已的門診牌號,合上書放入側背包內,起身前往12號牌門診邊,門旁護士持著記錄板開起門,金木隨著護士進入看診,一位坐在旋轉椅上的男醫生停下手邊動作,親和笑容帶著歲月的皺紋對著金木。


「最近病情大概敘述可以嗎?金木君?」
醫生接過護士手中的紀錄表,並且從電腦裡資料查看之前記錄,聽著金木敘述依依記錄下來,一旁金木心臟跳動顯得緊張問著醫生:「那個...醫生...我有個疑問可以請教嗎...?」


「當然可以,請問?」醫生邊記錄邊回應金木問題。


「我這個...真得是病嗎...?」金木知道這種問題對職業醫生而言,是不信任對方的知識技術意味,也是不禮貌的行為。但是...他覺得有些怪異,卻講不出哪裡不協調之處...
雖然他明白小時候陰影是難以散去,導致心理上恐懼使得罹患心理疾病,不斷更換藥物注射藥劑治療,直到現在絲毫沒有進展,反到加重病情似惡化...使自已身體與心理感到恐懼...彷佛這身驅不是自已的...局外人....


無法控制...又有時被窺視般....監視著自已一舉於動和思考....


「是的,對於精神上疾病是最難以醫治的,更何況是年幼時的你所受創極大傷害,所導智失去部分記憶...我感到萬分抱歉...無法治好你的病痛...」醫生低著頭對金木的事十分抱歉的表情。


「不要這麼說,醫生...而且我還很感謝您...」只見醫生自責語氣和表情,金木驚慌不經自責自已所說得話所倒置對方難受,雙手搖晃表示「我們家境本身就不好...母親又過度不眠不休工作,就連自已生病也毫不在意堅持不去醫院...」
「那時候我還年幼...看見母親昏倒時,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唯一的親人...唯一的依靠....」親氣無能為力懇求上帝,無論什麼條件交換也願意,只要母親繼續活著「若不是您...偶然經過我們家那條路....幫助我們...免費醫療我母親的病...或許母親早已去了天堂...」


「但...痛心的是...你母親因為那事件...而離去...」


「沒關係,畢竟...母親講過生命終究還是要回歸萬物裡。」雖然母親的離去與部分記憶失去,但是母親的話語以及面容,卻清晰刻印腦海裡。


「你母親真善良像是蓋亞一般呢!」手指所打鍵盤停止聲響,原本安靜的周圍顯得更加寧靜,鏡片折射光線看不出對方眼神,永遠帶著親和笑容的面具,使人無法辨識言語的背後。




金木在醫院抽血好後領要離去,辦公室內醫生看著離開的身影,手中搖晃著試管產生反應的鮮血,迴響廣播著電話終於有所回應聲。


「要我辦的事已經好了,那時候的約定....你因該沒忘吧?」親和笑容轉變成狡猾的狐狸,直盯著紅血球如結晶般凝結成美麗純白花瓣,在月光照應下使白花光澤燦爛透明「真是美麗...我終於明白,你為何要找上那個窮小鬼了...」


「蓋亞所誕生出的血統...果然是美麗之物啊...」陶醉在美麗之物裡時,電話所廣播的聲音逐漸變的吵雜扭曲,他察覺到某些詭異,回應電話的另一邊瞬間,後腦朝頂著寒冷的冰柱。



「約定...我當然不會忘記...」深淵地獄般尖耳占滿恐懼奏響,醫生不敢輕舉妄動,狂冒冷汗身驅顫抖結巴的說。
「等...等...」腦袋混亂從未想過會在陰謀中,而且還是他把自已推進地獄之門邊。


「不過...你知道的太多...不得不....」


「等...等等還又件事...關於那小鬼...所以...所以不...不要....殺我啊啊啊啊———」腎上腺分泌以及胃酸刺激湧出,血液直沖腦袋喘不過氣,瘋狂無法思考直接拿著桌上邊的鋼筆要殺掉身後人士同時,腦漿與血液所見撒出粉色,像斷線的人偶倒臥在漆黑的墓地裡。


"碰——"槍聲巨響宣判死亡那刻,至命的傷鑽出黑白色小花蔓澤蘭,如侵害的蟲啃食死去的屍體,雙生少女接起電話筒宣告喪禮結束,拿走掉落在地面的重要物品以及檔資料,並且徹底破壞燒毀像獵巫般同樣火焰紅緋色。





***




「我回來了!」對著空曠的房子像往常般喊,擺好鞋子脫下外套掛在衣架上,打開藥袋按照配藥人員說明,轉開寶特瓶蓋要吞下藥霎那,「不准吃那個藥!」身驅失去控制將手中藥丟掉,身體被地吸引力所吸住倒時,突然有人將他攙扶抱住,使心臟緊張跳動加速。


出去的時候,們明明上鎖起來的...不可能有人闖入....
家裡除了我....沒有其他人.....
難道....


相似相同情況熟悉般呼喚,不同畫面眼花撩亂如萬花童,心裡慢慢湧溢莫名的心情,發抖的手抓著心臟般衣料,產生玻璃碎裂斑皺摺難以止住,缺氧似胸膛起伏氣喘呼吸著。這時,無溫度觸碰他臉頰肌膚,被張開的下顎碰到柔軟的雙唇緊貼住,將氧氣送入他的嘴內,並且安撫他的情緒,按著金木抓著心臟邊的手。


「不要害怕...是我啊...金木...」


「哈....哈....」雙眼無法交集視線,只知道模糊不清的顏色....


「歡迎回家,不過...是該入睡的時間....」親吻著金木的額頭,使金木瞬間感到睡意,昏睡在對方的懷抱沉溺在夢裡,他揉揉金木柔順黑髮,鼻間聞著迷惑誘人曇花香,左眼暴露修羅眼神的紅色曼朱砂華「都已經警告過那個老醫生,不要給金木吃那些藥物...勸不聽是嗎?」


「沒關係,要是有傷害金木的...我都會全不排除出去...不讓你受到一絲傷害...」
「所以好好睡....期待明天美好的藍天...」
「晚安...金木....」


金木覺得手指像是刺到被詛咒裁縫針,沉睡夢裡彷佛無法回到現實中,而腦海停留在一片白色罌粟花所染紅世界,綻放綺麗紅豔的彼岸花。

 


评论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