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雙研】{番外【聖誕紅的夜晚】} 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番外【聖誕紅的夜晚】   霧影間隙之影花


十冬臘月,雪窖冰天般寒冷氣溫。

12月25日是耶穌的節日,通常俗稱"聖誕節",在東方角度來說西洋是他們的新年一般。而到了現代來講節日已經是國際文化通用,也是各國商家最佳商積日。路邊強力促銷、推銷廣告以及宣傳單,四周擺設美麗裝潢與華麗裝飾的聖誕樹,並且撥放聖誕節歌曲和教堂裡修女們合唱聲,演奏出天籟凡想的旋律,彩色閃爍燈泡在街道上,使夜晚添加聖誕夜的氣氛。


「已經到聖誕節...的日子了嘛....」


聽見外面歡笑與旋律,雙眼逐漸睜開看著已拉開的門簾,霧濛濛玻璃透過其他光線的折下,渲染著七彩霓虹般透色感,使埋在棉被裡的金木想要起身,湊過去陽台邊望去外面的場景時,冰天雪地的冷氣流空氣接觸肌膚,讓金木身體反應震抖。


和金木同張床的研,察覺到身旁人醒來並且感覺到天氣溫度使身體發冷的抖,隨著厚棉被上前擁抱住金木,慵懶剛睡醒的沙啞低音聲,在金木耳邊問「怎麼了?金木?」


「嗚!?」冷溫與研嘴律動的氣參雜,使得敏感耳朵發癢的染成絢紅,眼見金木耳根瞬間紅通通,以及狂歡時還未消去的櫻花色在白雪玉肌膚上,研更湊前張開雙顎帶些挑戲輕咬恬著,金木的臉如紅透蘋果,慌張轉向身旁的研「研...不要那樣...剛剛才....啊....」


「語法用錯了喔!金木...你看時間...已經是夜晚呢!」手指放入花蕊內壁柔軟,液體在每個壁處滑潤黏稠,心裡暗笑帶捉弄金木的想法,將手指抽出連白濁黏液,在金木眼前兩食指拉開一道銀絲線「金木你看,這在你體內還保存著溫度...」


餘角偷看著金木的表情,伸出舌頭色氣的恬著銀絲線,品嘗著自已的異體留在金木花蕊內部的味道。


「研...不要這樣...」看見眼前人所有舉動,心臟像是渴望跳動,內側縮緊使留在裡頭的流溢觸感刺激身體,發熱的在研的懷裡扭動。


「呵~嘴邊所講的話跟身體所表示的完全相反」研將金木推倒在床頭,並且在上露出浮雲笑容。


「才沒有這回是...疑呀...研你...這是在做什麼呀!!!?」被推倒床頭頂邊見研笑容藏著謀策,黑影蔓藤出七彩繽紛百花綻放的鮮花,纏繞著金木赤裸身軀在每吋白皙肌膚上,如純白卷紙沾上畫筆添加紙面的美感視覺。

「啊...啊啊...」花朵與藤蔓攀爬皮膚的觸覺,花瓣騷騷接觸敏感部位和點處,使身理刺激微緩上揚肉根,金木為自已的行為嚇到,慌張要遮住重要部位邊卻被研的花給綑綁住雙手。


「我一直就想這樣試試...果然...跟預期所想一樣...美麗呢...金木...」手撫摸大腿滑過按壓內側穴道,金木仰起輕吟呻,內心蠢蠢欲動瘋狂般咆哮,研大口呼吸吐氣用理性壓底止住野獸的慾望「哈...哈...金木....」


湊進金木眼中吻住水嫩蜜桃唇緊貼合,舌頭伸進沉澱曇花味裡,扭動推曲挑弄纏繞對方的舌吸囌,並且用牙齦戲弄咬。手邊也沒有停止動作,手指按壓鎖骨腹部間餡下邊敏感穴道,另一隻手搓揉熏粉的果實開始紅脹力挺,瘀黑指甲輕刮劃過陰莖縫,使雙唇被堵住無法吟叫換氣的金木,雙手因緊緊被花和藤蔓綑綁住,沒辦法推止研情況,等到雙方嘴分離延伸一條透明銀絲線。


「啊...哈...啊哈....」難以負荷對方味道嘴角向外流漏,雙腭微開在冷空氣中呼喘熱氣化為白霧,眼瞳帶著迷濛水泣使可見光進對方眼裡,如晶瑩剔透水晶寶石璀璨發亮「嗯哈....哈....研...」


腿不能併攏在研腰旁扭捏磨擦,刺激挺起海綿體升高,櫻色頂處的尿口流漏出黏稠白液,一同與私密花蕊曝露在床單上。


「金木你看...」研將扶助金木的腰抬高,故意讓雙方能看清楚的視線「很像尿失禁...真可愛啊...金木....」

指尖騷刮弄根部頂處,瞬間觸電刺麻使金木身體不停顫抖。


「不要...啊...說那種話...嗯啊!?」一根細條藤蔓進入內部,睜大雙眼嚇道異物在自已體內裡,驚恐搖頭泛淚阻止研的行為「哈...研...研....不要....那樣做....好難受....」

「呀啊啊啊──!!!」這時,藤蔓滑動刮到敏感點,一瞬間觸麻使金木弓起腰放呻吟尖叫,一道稠白液體濺到兩人腹部邊,完全霧濛眼睛帶著碎星閃亮,悅耳喘氣喊淫聲與肌膚渲染誘惑顏色,霎那間研將綑綁住金木雙手的花給退掉。


俗為理制線在一幅綺麗春圖下,瞬間斷線燃燒殆盡。


「哈...哈....研....?」金木揉著手肘紅印,有些不明看向低頭不動的研,雖然慶幸研沒有在做出過度超過行為,但.....對於他對研相處了解,研是不可能是聽從對方意見而停和中斷的溫柔人,反而是變本加厲使對方哭泣鬼畜般的人。

研神速伸手拉過金木,使金木無自覺跨坐在研的大腿上,和自已相同的臉龐放大在眼前,舌頭恬起干渴的嘴唇露著弧度大的笑容。


「金木...我想到一個不錯的遊戲呢.....」


研伸手沾著自已腹部邊液體,並且用那之手觸摸金木的臉,使金木臉頰肌膚感覺黏熱觸感,手指摩擦嘴唇並且將黏液放入金木嘴內,味蕾擴散著難以接受腥味在他嘴攪拌刮著黏膜,金木很痛苦鼻腔發出「嗯...啊哈....」聲響,抽離嘴中的手指頭殘留混雜一起唾液黏稠體,向金木背後毫無防備私密花庭伸去。


「哈啊....啊....嗯....研...嗯哈...」穴裡因為殘留研的液使伸指方便,抑制逐漸產生朦朧的金木環住,主動索取親吻研的雙唇,兩邊處水淫擺盪交纏迴響,燃燒灼熱冒汗慾火焚身嬌喘吐氣,互相品嘗味道甜膩如催情迷幻藥。


研忽然扒開臀瓣綻放開花蕊,肉壁清楚感覺到細條藤蔓一根根進入,金木無力喊呻振抖不能掙脫,彎曲指頭抓著研結實的背肌,不斷發呻懇求「研...研...不要...嗯啊──」


「金木...」


不同根藤蔓沒有確認方向點,攀爬扭繞如靈活的蛇騷著橫壁深入直腸,金木高昂在研耳旁吟呻響,點燃火種越燒越旺使人飛蛾撲火衝到最高處,研將身邊戀人的距離更加貼近,撲鼻而來誘惑蜜花香使掠食者胃口大開,張開雙腭恬嚐早已泛紅的耳朵。


「哈....嗯哈....研....」


耳朵舌頭柔軟感來回在耳廓穴恬膩,聽覺清晰水淫「啾嚕~啾嚕~」使神經緊繃,指尖勾曲抓出一道痕跡下,研背後傷凝結血塊化為純白罌粟花,在金木眼裡像是一對美麗動人的翅膀。


背負他所有一切沉重罪惡,只能活在黑暗陰影墳墓中的花,終於在某個深夜魔法那一刻鐘聲迴響烏雲退散,露出滿月使黑暗照亮一道光明。


你與我不會在被這世界束縛了...

我們...已經...自由了...

因為有你...改變了世界...也讓我有活下的意義....謝謝你的存在....


兩人相同語態感謝的心聲,合為美妙雙奏演奏曲子


「研...我愛你...」我永遠愛你...就算你是我的一部分....我深愛著....

金木擁抱住研幸福的微笑,曾經凝結成冰的心臟化成水,溫暖的與研的心臟同步跳動。


「!?」一股久違的溫暖抱住,以及渴望對方說那句話的一刻,他張大雙眼愣住。


「研...?...嗚!?」金木察覺到停止動作的研,並且一句話也沒說什麼,一根根藤蔓退出隨影退散,又突然間將他推倒床單,深深埋進胸窩的研,使金木慌張深怕自已講錯話「怎麼了...難道我講錯了什麼嗎...?研....疑...你怎麼哭了!?」


他感覺到胸膛一陣濕感,他撩起研遮住雙眼的劉海,看見研淚流眼眶。


「沒什麼...只不過終於....金木你肯接受我了...我很高興....很高興...」研湊上前溫柔捧著金木的臉,宛如誓約契下永遠的奉獻靈魂給予對方,研抬起金木的腿一口氣進入花蕊內部最頂處敏感點,並且不斷來回推近。


「高興到....快要死了...」臉頰從未見過的級紅度,以及熾熱感交合接觸,淚流滿面如尋找回失散多年寶物的研,緊緊擁抱著金木。


「研....啊哈....哈....研....好快....嗯...」


金木用力抓著床單產生多數,身體隨著研搖晃擺動,視線注目在研的表情上,心臟加速跳動血液流速彷彿腦充血導致神智不清,金木雙腳纏住研的腰更加貼合拉進頂向最深處。


「研...好舒服...研....在快點...啊....」


「哈嘶....金木...」難得見到金木主動擺動身體,興奮的身理反應比剛才更大「這是你誘惑我的....下不了床我可不負責...哈....」


「啊哈...哈...研...」


研抓住細嫩的腰按照戀人的要求,加快速擺盪使得床發出"嘰~支~"作響。


「研...好...快要....哈....哈....」金木努力施展力吻向研,舌頭纏繞對方扭動緊貼合,味蕾與瀰漫空氣飄散不同花香,水花瓣落下水滴沾著花粉,調和出甜蜜誘惑的蜜花味。


「哈嘶...哈...金木...我們一起...」不斷磨擦肉壁頂向最深處釋放直腸最裡面。

「哈...研....呀啊啊啊啊──」一股溫暖液體釋放在裡處,使視覺錯覺般感覺腹部隆起,金木微微皺眉。


嗚...又用到裡面了......


心中有些懊悔嘆氣,事後還要除理後續的事情時,研遮住他的眼睛跟他講「先閉上,等到我說張開時,在張開眼睛。」,金木點頭乖乖合閉眼睛,耳邊只聽見四周"沙沙",像是研在衣櫥裡找些什麼?並且回到床單上,一個冰冷的東西處碰在他腹部肚臍邊,一個突然刺痛...但是金木閉緊嘴巴忍耐痛,直到研叫他可以張開雙眼時,他看到...


一個白銀精緻鐵邊鑲著白色鑽石的肚環。


「這是我委託面具店老闆詩先生做的,原本是想要在你生日那天給的,可是我害怕...害怕...你不會接受...」手撫摸著與金木相稱的純白顏色,那遙不可及的光處在黑暗深淵影子,無法接觸...「我知道...你我是一個體,神無法接受的禁斷,明明....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事...但...我....深愛著你啊...金木...」

金木伸向握住放在肚臍邊的手,滑過指間縫十指交扣,貼近研的額頭溫柔月光美麗綻放的曇花。


「以前的我確實不會接受,但是現在的我已經不同了...」你為了我變強,不斷傷害自已扭曲自已的理制,在危險那刻將自已當做肉盾,一切切犧牲卻只想換來我的生命,以及獎賞的話語和笑容...你真得很傻啊...研...

「雖然我們是一個體,但是你我都有自我的抑制。所以我"金木研"和你"金木研",我將我的名子託付給你,證明你的存在,不在是躲藏黑暗的影子,你是"金木研"....研...」


「金木...」遺忘自已的金木,想要金木回想起與自已美好時光的記憶。為了不讓金木對自已感到害怕,慢慢與他疏離距離。在危險那刻將自已的生命送上死亡邊緣。聽見金木誇獎自已,並且開始努力的想讓金木說出更多的獎賞。

直到金木對他微笑,以及他生命存在這世界的光....


「我愛你」


聖誕節鐘聲響起最終結的美滿故事,凌晨夜晚天空下起微微的雪花,是送給他們兩人最綺麗的禮物。


「聖誕節快樂....金木...」

「聖誕節快樂......研.....」



评论 ( 1 )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