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雙研】04.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4.


幾台消防車與警車在馬路邊開往某間診所處,記者到往現場開始現場直撥,路旁經過的人拿著智慧行手機拍攝和觀看,供奉神典般紅烈火焰吞噬燃燒在黑夜中,另棟高樓邊一位少年站在大樓頂端,白髮隨風飄逸觀望所有場景,眼遠望道兩位穿著黑衣西裝提著皮箱的人經過失火事件時,他轉身隨著黑夜同步影藏自已的氣息,而有一位充滿正義感的黑短髮男子往那高樓望去,感覺有種有人在那裡似的?


「這裡...看來事"冥花"幹的呢...」熊熊火焰在他眼裡卻感到寒氣樣,直覺告訴他這是冥花幹的行為,那卑賤生物...不該存在這世界上的生物...
人類將他當作寵物飼養照料,直到某天被自已所養寵物當做食物所吃下腹,不論家花...還是野花...都是罪惡的冥花...


眼角瞄向從人群裡離開的男子,嘴角浮雲的竊笑愚蠢至極,真戶喚著身旁上等搜查官「亞門在愣什麼?狩獵食間到了?」


「是」亞門望著遠方大廈的頂端,向是有些動靜似的往這邊看,但是再轉頭的那瞬間像是煙霧般的飛灰煙散。使他沒有過多思考,聽從前輩的指導去捕捉獵殺在外頭生長的野花。


「說是正義感的直覺?還是正義感過頭的笨蛋?」看見他們要去獵殺在火場經過冥花,研冷眼旁觀的轉身,沒有要參於這個事件意思的離開,CCG本身就是很纏人棘手的角色,若是被他們CCG的注意,不止他、20區、古董...還有他的守護對向"金木研",都會惹禍上身....與其那麼多的風險...不如什麼都不參予...專注的保護他身愛的"金木研"就好...


他從高樓頂端輕盈跳下,無聲無息的走在大樓邊黑暗的巷弄裡,黑色髮絲與白皙肌膚在月亮的照映下美麗誘人,尤其是他那散發出來的曇花香,金木躺在牆壁的地面上,而隱藏在黑影中的冥花走出來。


「喂!道古董請店長說"有事件需要幫忙",害得我被店長叫我跟你一起去,但我卻想到...」淡紫色短髮的少女臉色不好瞪著走向金木的研,看著他呵護金木的神情,讓他想起以前的過往,使她皺眉閉上雙眼將腦海裡的記憶恢散出去,口氣更差的責備研「你明明知道我討厭你宿主的味道...還要我在這裡照顧他!分明是要嗆死我!」


「抱歉,董香...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須自已一個處理,你也知道...我不能離金木太遠...但...我又不能放任金木一個人在這裡,因為...」研處摸著金木的粉嫩臉頰和讓人想要咬下的紅蘋果雙唇,他制止住自已內心的動搖「誰叫我是他的影花呢...你說是吧?金木研?」


「惡...我要離開了!」董香聽見研後面的的語態使她產生恐懼的毛感,使她有回到自已得住處時,嗅覺到彌漫四周的曇花香,雖然她很討厭這個味道,但突然回想起在古董店勿闖進入暗紫色曼陀螺的捕網裡的少年,她停下腳步提醒身後邊的影花「我說...最近你最好管管你家的宿主...不要再亂誤闖到危險地帶了!我可不想讓看見寧靜的20區眼變成站場...這點給我記住影花"金木研"」


她將口袋裡包裝完好的屍塊丟給研「那個是店長要我給你,並轉交話給你說"若不好好食用正餐,而是食用正餐以外的東西,會造成自已的負擔,就連你的宿主也會成這個負擔"店長」


董香代話完隨著在天空移動的烏雲同時與風般離開,只留下研與金木兩人在此地。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研緊緊握著從董香丟給他的人屍塊,使包裝現漏出紅色液體。

他是個共食者,他是個獵食同類的冥花,雖然他老早明白共食會有產生什麼樣的副作用,以及隱藏性的人格心靈暴走...種種危險性,但是為了金木...他寧願選擇風險行為...
為了變得更加強大...保護自已最重要的人"金木",不會食用人類...不會殺害人類...
只要金木永遠擔在他身邊...他就滿足了....


但是...內心深處如宣紙沾染著黑墨不斷擴大擴散,純色的罌粟花棲淩而散掉落,敲打鏡子的另一面產生網撞碎痕。


「我眼裡永遠只有金木...可是...為什麼...金木眼裡卻沒有我?」
「拜託你...告訴我好嘛..?」
「金木研...」


腦裡只有金木每一個的身影的研,已經難以制止住自已的欲望,在他們地面上的影子伸出不同的花,纏繞在金木全身彷佛吞食般將他埋沒在花的裡面。
舌頭吸蘇纏弄吻著對方,使無意識的人嘴角流出摻雜他的唾液,滑落曝露在視眼絕佳位子的鎖骨邊,手指解開對方的鈕扣,舌根恬著在白皙肌膚上的晶銀剔透的液體,往間窩旁的脖子種下美麗紅花瓣,顯露在空氣中如宣告般警惕別人....


這是他的擁有物...


「哈哈...哈哈哈...金木...」他抑制快要埋沒在瘋狂的欲望之中時,看見皺眉頭金木痛苦的表情,使他意識到自已的行為,他趕緊撤掉影中之花,肌膚產生紅印是緊緊纏繞在金木身上的花所弄出來的,也同等是自已弄出來的「我到底在做什麼啊...居然做出傷害金木的行為...我...」


「...我到底該怎麼辦...我要快瘋掉...金木...」


他將丟在一邊的屍塊撿起來,打開包裝張開鋒利牙啃食吞近自已的胃中,雖然不能填滿他的食欲欲望,但是...那一點人屍塊已經足夠制止他暴走行為,他惻面抱起金木回到屬於他們的家。



***

 

 

日與夜的白畫時段,一條河川潺潺水流聲邊有幾根柱子支撐鐵道橋,黑色短髮年幼的金木坐在鐵橋下的草地上,頭轉身天真無邪對身旁的人微笑,如往常般跟身旁的人說他這整天所遇到的事情,而耐心聽他敘述的人露出寵溺的笑容,正當他講到在學校圖書館裡找到一本有趣的文藝書籍時,金木聽到身後有個人喚住他的名子,他轉向聲音了來源處,看見草皮高處邊一位同班級的金髮男孩,一臉驚愕不明白的表情。


「金木...你到底在跟誰講話...」永近伸手用食指指向金木身旁講「你身旁....並沒有人啊....?」


「英你在胡說什麼啊?他明明就在...」


那時金木覺得永近很沒禮貌的不想理會,他轉回身旁的瞬間錯愕睜大雙眼,這裡...除了河川、草皮和被丟棄的廢棄物,以及偶然經過的交通物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四周場景慢慢產生扭曲變化,眼前所有景象與聲音在那轉換間全都消失而空,一片清澈如水鏡照應著天空的顏色。


「金木...金木....」


「誰...嗚...」腦海突如其來刺痛,使他沒有支撐力趴倒在水面上,耳邊又再次傳來喃喃聲響,金木睜開雙眼要查清聲音的來源時,他傻楞住了...


「金木...」


在水面的另一邊跟他相同臉蛋的少年,瀏海遮住他的神情,雙唇不斷喃念他的名子,少年伸出手突破了水面,並且往金木方向伸去,他原本想逃跑離開詭異的地方念頭,但不知為何身體卻完全動彈不得,只見少年環抱住金木的脖頸,將他拉進水面的另一頭。


金木被拉去的那霎那看見,冰冷黑白相間的格子磁磚,周遭如無限走廊般使人暈眩螺旋中,並且與將他進這水面的另一面世界處在無心力,原本與他相同形貌的少年逐漸色變成純白罌粟色,瀏海飄起使他望向那雙眼神情時,深深沉入進那水鏡另一邊的世界....


那少年伸手像是想要牽住他的手,而金木緩緩舉起要回應時,突然有如小提琴瘋狂拉奏尖銳狂想曲,雙手快速掐住向他的脖子,難受痛苦的無法呼吸像是對方要絞斷他的脖子,模糊的視線看見那雙眼異常間瘋狂似注視著他,如饑餓得野獸嘴邊流著分泌物,曝露出銳利獠牙咬向金木的頸部時,使金木驚愕一瞬間從夢鏡裡蘇醒...








「哈...哈....」
但是...醒來同時...卻已經忘記那場夢境所有內容...只有殘渣斷續含糊畫面...
因為突然的夢使得手腳四肢產生冰冷感,耳邊附近聽見枕頭旁的手機鬧鐘,而要轉身伸手向枕頭邊時,身體卻不能動彈,才忽然察覺到自已身邊有人環抱著他。



他轉頭看身旁錯愕睜大眼愣著....


與他相同臉龐與體型,卻又有些差異的地方。
淨白如出泥而不染的白蓮,寬厚的肩膀以及結實肌肉和胸膛,十分男子氣概的氣息的少年;而另一位則是溫吞懦弱無能的文藝少年。
雖然相似...卻顯得有些不同之處...




在同時間,金木身旁的人感到動靜緩慢睜開醒來...雙眼望向金木....
也讓原本已經覺得身旁有人,而且還長的跟他相同臉蛋,使他感到害怕的金木,看見那雙眼與他對視的一霎那,便讓金木產生兩種情感...




一種是熟悉的溫暖...


另一種則是恐懼的深淵...





评论
热度 ( 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