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雙研】05.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5.


金木恐慌推開脫離身旁人的懷抱,雙腳絆倒自已連帶床被掉落床下,"咚"巨大聲響與重急疼痛,使金木更加確認自已眼前的人不是幻覺。


而是"現實"...除了頭髮和體格相差外,其他與他相符和外貌,如同孿生般真實存在的人。


「什麼...痛...」金木腦袋混亂像是參雜模糊畫面與雜質聲迴響,使他頭劇烈疼痛按住太陽穴,卻沒有一絲減緩痛處反道是更加劇烈疼痛。

被單磨擦聲到無聲無息的腳落在地面往金木方向,蹲下與視線平行位伸手要攙扶起金木時,一個莫聲不熟悉的眼光看著研,逃開伸手處並且往後移磨開兩人距離,研收回自已的手並擠出和善的笑容。


「不用害怕,我不是野花,我也沒有你想像中可怕。」原地坐下完全沒有樣傷害對方似,使金木慢慢戒下提防,研講出讓人覺得是天方月潭的故事謊言般「我是你的影子,所以不用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你在講什麼...你怎麼知道...還有影子什麼...我聽不懂你在講什麼...」金木只覺得眼前人莫名其妙,想要報警卻深怕被誤認對方是親人,被當作家庭事件來看之類,金木低頭深思熟慮思考時,驚慌失措後退到牆角邊緣,睜大雙眼抓住胸前的衣著「怎麼可能...影子...」

心臟跳動並且難以呼吸喘氣,看著眼前的人。


窗簾細縫暴露出光線打照在房間,地面拉長連在一起的影子,完全無視調自然定律寫照。

兩人的影子相連在一起。


「是真實的,我們的影子是連在一起。」研起身一步一步前進,影子隨腳步逐漸縮短,要讓眼前人明白"一切的真實"並不是"幻覺",站在金木面前喊出他的名子「金木研....」


「嗚...」雖然眼前人仍然帶著微笑,但話語中卻感到悲傷,明明與對方不熟陌生,我到底怎麼了...是因為外貌嗎?不對...並不是因為容貌呀!但是...為甚麼覺得內心深處有種奇妙的感覺...

「那...你叫什麼名子?」沒有多餘思考完全接受突然間荒謬事情,驚恐害怕症狀恢飛而消去,彷彿有過的場面使霎那脫口而出的話,讓金木嚇到自已的狀態。


「我...沒有名子...」研猶豫停頓會兒,決定還是不要講,那曾經金木所為他取的名子...


「诶!?沒有名子?」是跟剛出生的嬰兒道理嗎?不...我是男的...果然聽英太多瞎扯的東西,吸收了一些奇怪東西。好...問題不是這個!而是眼前像鏡子照應相同容貌的影子「你說你是我的影子...叫你"金木研"又有些奇怪...好像是在叫自已...嗯...」

「啊!取你名為"研"如何?」腦海閃過一個名子,金木興致勃勃的問起前方的人,卻被十分安靜愣住狀態有些小退縮,懦弱細聲問「不...喜歡...嗎?」


研察覺到自已失態,快速回神回應金木「當然喜歡!」

怎麼會不喜歡呢?不過沒想道...失去記憶的你,居然說出跟以前相同的話....

在金木沒有注意到,研的眼神帶著寵溺與溫柔。


「是嗎...痾...能讓我起來嗎?研」有可能是錯覺吧?研與他的距離好像靠近些?


「好的。」研伸手輕而易舉將他抱起,讓金木嚇道瞬間耳根如熟透蘋果,感到羞恥在研懷裡想掙脫出來,卻反而被抱的更緊,並微笑對他講:「要是掉下去,我可不管喔!」


不想美好早晨就把自已搞得遍體麟傷的金木,乖乖安靜一動也不動被抱回床上,研很自然拿起金木手機看起時間。

「時間不早了...你先去換洗衣物,我幫你用早餐待會就可以吃了。」揉揉金木的柔順烏黑亮麗短髮,走出房間關起門聲瞬間,金木像消氣的氣球攤在床上。


「這...是什麼神劇情啊...」

從一開始的在同床與他相同容貌的少年,到自稱是自已的影子,並且不符合萬物規律的自然現象,種種情況之下...萬萬沒料到...自已卻放下十萬的心,莫名其妙去相信一位突然出現的少年。

差點分不清眼中是現實?夢境?還是幻覺?


不過他與他接觸中,金木已經很明確知道答案。


「是現實...」雖然對方手很冰冷,卻有些讓人熟悉的溫暖感....


金木看著與那處碰的手,並且用另一隻手握住放在胸口,宛如輕盈自在的蒲公英隨風飄逸,海藍天空與金黃太陽融入一條燦爛彩虹中。


「研...」不知道為甚麼...異常得開心...


背對房間外隔著扇門聽著金木聲音,緊握顫抖的手制止自已意志。


「金木...」放氣渴望念頭,只要金木接受他就好的意念,抬起頭走像廚房幫金木準備早餐。


鑰使沉封鎖住掩藏那份碎星,宇宙閃爍點點星塵沙,卻在黑洞吞噬掩沒消逝,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罌粟花瓣滴落朱紅水珠似淚水,一攤清澈水渲染紅葉般布條,刺繡華麗的藍尾蝶翩翩飛舞,編織蕾絲花網捕捉蝴蝶綑住粉碎,零散細碎藍色鱗粉,剔透螢光閃亮如魔法般時刻,綻放夜晚綺麗曇花,從深淵黃泉的彼岸花攀爬纏繞曇花,深深掩埋....


研回想起,某一天的滿月星空夜晚,與古董店的老闆談話...

關於金木的事情....


***


凌晨深夜冷風吹拂道路排的樹打響枝葉聲,偏寧靜得一家咖啡店掛著休息牌,少年無視牌面的字握住手把轉開起扇門,樸素簡易式布置使身心治癒感的休閒歐美風格咖啡館,卻散發異常凝重氣息。


「歡迎光臨,研君、金木君」白髮臉上帶著親和笑容的店長"芳村功善",無視掉研的異樣眼神和殺氣,手轉動傳統式磨豆器磨著。


研懷裡抱著沉睡夢鄉的金木,小心翼翼將金木放制在自已身旁的椅上,拍掉金木衣服上不起眼微小塵沙,細心整理眼前可愛熟睡人儀容好後,拉起椅子坐下位子。

咖啡機器沸騰水滾動,熱騰蒸氣飄散空中伴隨著咖啡香,拉丁壺裝著剛沖好的咖啡放入V型滴漏咖啡濾器,二段式作法泡出濃厚香醇咖啡,芳村將做好的咖啡端上。

「你這是什麼意思,芳村先生。」背往後靠椅靠墊上,雙手插在口袋對木桌面的兩副馬克杯,地面影子蔓延著嘞住脖子的死亡繩索,隨時奪死眼前的生命「明知道金木不知道我的存在...」

想起金木與永近往常般來"古董"喝咖啡閒聊天,但是端咖啡的服務人員不是董香、古間、入見...反而是店長親自送上桌,並且講「"滿月星空夜晚喝個咖啡,別有另番風味"」,雖然金木覺得那是店長希望客人關顧的行銷方式,並沒有多想什麼,但是..地面上的影子卻有些動靜...

那句話不是對金木,而是對身為金木的影子"研"講。


「我認為似乎要跟"影花的宿主"表明現在如今狀況比較好。」芳村轉向洗手台沖洗用具,背對著充滿殺氣的人,不怕對方偷襲行為「尤其那吸引蟲飛撲而來的蜜花香,研君心知肚明...對吧?」


「切...」對於芳村對於金木的事,十分靈敏程度跟永近一樣,心裡感到極度不爽手指勾住馬克杯握把,一口猛進咖啡當做降火氣。對於常期觀察了解,如花開季節相近日子般慢慢飄逸而散氣味,他明白是時候到了。

「有話直講,不要拐彎抹角。」嘴角感覺有些濕潤並用衣袖擦拭,拒絕芳村遞過來的面紙。


「20區(安定區),沒有任何規定存在,卻憑著自已意志想與人類好好和平相處的我們(冥花),不想爭鬥面臨在這區域上。」芳村拿著布擦拭餐具表面水滴後,歸放在桌面盤架「雖然不明白研君很多行為舉止,但是那些用意都是為了金木,對吧?」

「可是...研君,也不希望金木君處在步步驚心的環境吧?若是你想為他好,就不要在隱瞞他如今情況,不然後果...不論是你...或者是我....以及20區...無法預料未來的結果....」


芳村雖然婉轉語態跟研說明,研很快就知道對方的用意,並沒有開口多講什麼「....」


要叫他跟金木說明白....


金木研是什麼的存在....


「你要喚醒金木君喝咖啡嗎?」芳村指著快冷掉的黑咖啡,雖然古董店長總是處碰到研的逆鱗,使店裡員工要忍受極度冷凍低氣壓,以及尖銳刺穿人身體的殺氣眼神,卻被那親和態度與笑容給阻擋住。

兩極不同溫差使得附近人處遇危險局面。


「不,我幫他喝就好。」研邊仔細思考想著事情,緩慢喝下咖啡擴散味蕾促進神經思考方面。

他確實不能否認眼前經驗老道的人事錯誤說法,但是也不能完全認為對方是正確的。


那是因為...


「金木早餐做好了。」

「痾...謝謝...研...」


已經做好早餐的研,將食物放置在餐桌面上,看著向換好衣物梳洗整理的金木,坐在他的對面。

研能看出來金木在等待他解釋,以及很多數不清的疑問。


「那個...研...我可以問你是情嗎...?雖然不知道...會不會...」

「關於我的事情,是吧?」

「嗯...」

「當然可說,只不過也跟你有牽連。」

「诶...!?這是什麼意思...」


研面帶微笑開口回答解釋,命運齒輪開始轉動,那溫室裡的花朵隨四周逐漸變化。


研只說明會訴說....他是影花,以及金木是影花宿主的存在...

至於金木研真實的全部...通通沒入深淵海底中...掩沒隱藏消失而去....

如同無限黑白格子,眾多碎裂破壞狼狽的旗子,持著滿是血紅花瓣的劍,獻上自已忠誠心臟,永遠輔佐國王身邊騎士。


守護虛假的純白羽翼,所包覆裡頭無法透露真實的....


謊言...



评论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