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雙研】06.雾隐间隙之影花 (ooc/食人花)

06


水蓮蓬細小水柱打在肌膚,"嘩啦~"聲音回響浴室,黑色髮絲緊貼臉邊流下水痕,視線緊盯著白磁磚的影子,身體感覺體會到"真實",再次卻認清楚....


「...真實」金木闔上雙眼仰望接觸水柱所降臨的.....


極度荒唐的命運....


「金木,你洗好了嗎?」研望著時間過了很久,到現在還沒出來浴室間的金木,研從書桌椅子邊起身上前查看,握住手用手彎曲地方敲起浴室的門,十分關心的問:「沒事吧?金木」


「我...沒事...我等等就出來了...」金木聽見研的聲音有些嚇到,從聲音能聽得出一絲的...


恐懼...

金木畏懼著研....


研雖然老早就知道分明的答案,但是內心卻還是難受痛苦....

心臟被扭轉流出血紅液體,鹽酸潑在扭曲心臟黏稠腐融侵蝕,散發飄逸出腥血與化學焦炭味....


「那我先在房間等你。」研勉強調整自已的心態,催眠自我著"只要金木有知道我的存在就好",腳後退轉身。

不是空氣,不是透明,只要金木知道有存在著研,自已就不是消失的存在。


聽見研講完並且離開的腳步聲,金木關起水蓮蓬拿起牆面邊鐵架上的浴巾,擦拭著身體並且綁在腰間遮住身下,離開浴室間。金木站在房間的門口,有些猶豫的看著手把。


我要打開門嗎?對方可是冥花啊...但....

他說他是我的影子,所以...不會傷害我....

不會傷害我....?


雖然還是有點害怕,但卻有種熟悉的溫度,金木第一次對陌生產生熟悉,轉開手把開啟房間的門,看見研拿著一本牛皮紙顏色封面的筆記本看,金木愣住瞬間慌張上前收走研手中本子。


「你...你...看了...?」金木吱吱嗚嗚舌頭像是打結般無法說清楚話。


「嗯,看了。」研點頭看著金木模樣十分可愛的微笑,直看著從頭髮流下水滴,滑落到鎖骨以及每吋白皙肌膚,在日光燈所照射水痕照映出亮麗光澤,金木完全沒有意識到對方視線所看的角度「很好看,金木」


「...诶」眼神愣住看著研眼睛照應著他,注視著...


「你寫的文章真得很好看,還有後續嘛?」他想起在影子時候看著金木苦惱的想著寫那個本子,他以為是心情札記,所以好奇的網金木書桌架上抽離查看,令他有點訝異...

偏於內向的金木在本子內紙張上,美麗端正一比一畫的筆跡所寫出的句子,如同歌譜上的音符彈樂美妙樂曲,悅耳像天使般天籟歌喉,清晰為河流化為點點碎星在夜晚明亮,點盞希望的光明燈火,文章彷彿跟金木同等存在。


「還有後續...若是你覺得不難看的話...」看著自已喜愛作者"高槻泉"書籍,使當時候他想試試看寫篇文章,顫抖握著筆觸碰紙面,現在的心情像當時寫文章一樣。


....開心


「是嗎?能當你第一個讀者,怎麼可能會嫌棄呢!」金木感覺到臉頰肌膚一個冰冷觸感,臉與頭髮間磨擦著,帶隨著水滑過對方的手到對放身上,研頓時收手指著門口邊講:「不過...我知最近天氣炎熱些,但是光著身體久了,還是會對身體有些不好。」


金木不理解研的意思,便往研手指的地方望去,看見一條遮住身體下方的浴巾躺在地面,又轉回自已身上往下望去,呆住幾秒臉霎那瞬間紅透。

雖然對方是影子又是冥花,長相同外貌的少年,但是對於內向懦弱的金木來說,裸體曝入在別人眼前,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不要看...!」金木下意識伸手推開研,使坐在椅子邊的研連同椅子倒下,一聲大響"咚"推倒下, 「啊!?」讓金木內心慌張不妙,不顧身上一絲不掛的模樣,擔憂神情關心別人湊前查望「抱歉....你沒事吧?」


「......」研很清楚明白金木本身的個性,母親也教導他"即使傷害自已,也不能讓別人受傷"的聖母教育,導致金木永遠處在被害者的情況,使他無法無視保護心態,他單手攙扶起抱著金木。


久違的溫度....


研望著掉落的浴巾,地面影子攀爬起綠色藤蔓向門口地方伸去勾起浴巾落入研手中,將浴巾批在金木身上實實包緊,不讓肌膚曝露在空氣中,一手輕鬆側身抱起金木整個人,將椅子移位好原本位子後,並放下金木坐在床單上。

研的動作十分流順模樣,像是服侍他已久的管家,又如親人般感覺氣氛,金木轉頭要望向研時,被隻手按住轉回去,不知哪來的另一條毛巾擦拭著他的頭髮。


「就算是夏天,也是會感冒的。」尤其是金木偶爾會懶散,洗完澡後都不擦拭就直接入睡,研很擔心金木會跟病院掛整的人類一樣,得了感冒的症狀。

指間縫穿過烏黑濕潤的短髮,水晶般晶瑩剔透水珠一滴滴冰涼處感滲透進毛巾裡。


金木不知不覺緩慢閉上雙眼,不知道為何跟研太過於靠近,像是嗑下安眠藥般在體內產生藥效,腦海模糊不清的回憶,沉入一片漆黑混濁汙泥中。


平淡沉默濁水劃過蜻蜓點水的水波,沉睡時不經回想起與研昨天的對話。


***


早晨起來迷迷糊糊醒來看見身旁有人,跟他相同外貌卻有些不同的白髮少年,驚慌失措倒臥床下並且於陌生人戒備保持距離,看著對方雙眼神情不知覺熟悉,禦解下阻隔盾使那白髮少年漸漸湊過來,蹲下跟他講話時,窗戶邊光線照射出影子,讓他慌張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彷彿是小說才會出現的非科學現象。


金木雙手握著馬克杯喝著咖啡,低頭偷瞄著被他伺予名為"研" 的白髮少年,聽著他述說他與他的關係。


「既然你想知道,我便按照你意思說明給你聽。」下巴靠在手指交叉邊,窗外吵雜聲四周伴隨氣氛默入,像是一道隔離結界阻隔現實區分開來 「我說過"我是你的影子"對吧?」


 「嗯」金木微微點頭,雖然周圍是熟悉不過平日常見的家和環境,卻說不出的異常寧靜。


 「...同時..."我是冥花"」

研說到"冥花"時,金木手中馬克杯裡咖啡產生微動水波,心臟噗通加速跳動,緊握著杯子照應黑色水面能看出自已的害怕。


「或許這講會有些含糊,我用假設說明...」研看著前方正害怕他的金木,他知道凡是要慢慢來,面對對方要攤開底牌,才能取得獲得對方信任 「若是在字前方面對一面鏡子,所照應出的在物理學是怎麼看?金木」


「疑...」突然的基礎物理小考,對於優等生金木很自然脫口而出答案。


「相反」


「對,我是你的"反面"。」地面影子浮現不同鮮花在研身旁,手指指揮操控著逐漸伸向身為人類的"金木研"。

「你是人類;我是冥花。」謙卑、寬容、耐心、勤勉、慷慨、節制、貞潔,天主教裡七種美德;違背逆天墮落所誕生出,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七種罪惡。


「誕生在影子之中的冥花,名為影花。」


金木聽過這個花名,他在國際網路有看過論壇討論,被譽為稀有之花....


「影花式處在影子內生長,跟冥花生長方式不同外,食用卻是相同的。」看著金木雙眼添加害怕恐懼,他伸過去金木身邊的花溫柔安撫。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因為我是你,你的另一面鏡子所照應出的反面影子。」內心覺得即度惡味諷刺,他是永遠無法合"金木研"在一起。


「不過...有些種種因素身為影子的我,有可能沒辦法在沒入你的影子裡,簡單來講....」


「我已經形成一個"體"了。」


金木緩慢睜開雙眼,周遭一片漆黑才知道已經是深夜了。

畢竟他是住在公寓,房間也直有一張床單,他原本是要讓研睡在自已床上,而自已睡在地面時,卻被研強硬睡在一塊,若不是研緊實抱著他入睡,哪怕一翻身就會跌下。

雖然有想過要離開對方的懷抱,可是....他做不到....


為甚麼呢...?


對於冥花的陰影,突如其來的稀有影花...痛苦...參雜...甜蜜蜂蜜暖在心頭....


那時候研伸過的花,花瓣搔弄他的臉頰,他那時停動了一下,像是花與他之間有些連繫。


說不出的難過....


腦海一旦想太多事,使腦袋有些膨脹,加上深夜已經人熟睡恢迷時刻,他漸漸闔上雙眼沉入睡夢裡,頓時他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什麼遺忘了?又好像沒有?


深深沉睡夢鄉裡的金木,在虛擬隱藏的懷抱中,被丟入在垃圾桶內的遺忘,袋子簽寫著"金木研"的名子。


腥味生鏽命運齒輪開始轉動,話劇台的演員與觀賞者都帶著面具,小丑嬉笑拍手帶動餘興節目惡趣氣氛,話劇裡劇本走向的故事中就是甚麼?


伸手偷偷翻起紅色布簾時,卻被隱者制止住,手對著嘴邊表示"安靜"筆勢,招手坐上獨舟上,霧濛濛看不清周遭四處,只聽的到支桿滑動獨舟前進水聲,漸漸看到一片陰森森漆黑枯乾樹木,使鮮明對比出一座高塔,不知覺已經離開獨舟走向高塔裡,如永無止境螺旋樓廊,終於看見高塔頂端的扇門後,推開扇門腳踏入裡面煞那,身後出現倒吊人漆黑看不出五官臉孔,發出瘋狂詭異如尖銳小提琴嬉笑聲,伴隨黑白鋼琴鍵盤走音的逐漸脫離軌道...



----------------------------------------------------------


塔羅牌:

命運之輪:进展、变化

愚者:結束、無限可能

隱者:孤獨、固執、戒備、迷失

塔:张牌很多时亦令人联想到《圣经》中巴别塔的故事。失敗、崩潰

倒吊人:犧牲、任意妄為、懲罰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