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餐桌 (喰种/play/互食)

02.


朦朧模糊視線逐漸清晰,耳邊清楚聽見水流沉溺聲,水泡無心力往上飄浮,身體也處在無重力般隨著環境流動,而肌膚感受到...冰冷水穿透觸感...?


這種詭異場面使金木感到懷念與熟悉,又同時產生恐懼害怕...為什麼會夢到如此不詳夢境呢?


一直處境身在永無止境迴廊中徘徊,彷彿在意示金木永遠逃脫不了潘朵拉打開盒子的命運,深淵海底下顯漏數億隻手攀爬起,如滴管意滴滴沒入水杯中的紅色墨汁,沉澱杯底往上延伸擴散開來,緩慢將金木包融入單一色塊,金木動起垂直無力的手...想要捉住僅存唯一的藍色小區塊,看著最後顏色變成獨一的顏色。


「悲劇可憐的主人公。」聽見不同聲音異口同聲對著金木講,金木頭看向聲音來源的身後,睜大雙眼難以智信雙眼所看到...

神代利世、壁虎...被他食掉的重數喰種裡...其中有一位人類身影...


「英──!!!」永近英是他小時好友,一路波折從未斷線的友情...而至今呢?牢固堅硬的線卻為何突然被裁斷?

沒有一眼看著金木的永近轉身離去他的視線,金木想要跑向永近方向抓住他離開時,嘴巴忽然嚐到鐵鏽甘甜滋味,雙手攤開掌心大量液體從指間縫滑落,滴下漸起水花綻放一片曼朱砂華...


喰種食人類是因果循環的食物鏈道理,他很久以前就知道這個道裡,但他卻選擇無視不想理解面對,可是直到事件轉到自已身上時,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金木研吃了人類,僅僅一位人類...在他身命垂危出現了人類,那人類擁抱住金木接受他喰種身分,並且對他露出微笑如太陽花般溫暖,當他回覆那太陽花回應時,金黃花瓣枯萎碎化為灰無法捉住隨風而去。


金木研吃了人類,吃了他最要好的朋友...永近英...


「呼哈...哈...」驚醒瞬間快速從床單起身,金木望著四周與臉頰所滴下手背的汗水觸感,他才知道原來剛剛的畫面是夢境,金木緊緊抓著襯衫的手按向胸口心臟不安定跳動,安撫腹式呼吸減緩大量呼稀吐氣。


空氣中炎熱使皮膚感覺到汗的黏和味道,金木皺眉覺得身體不喜歡這感覺,移開蓋在身邊被單腳踏地面走向浴室,脫下衣服進入浴室間裡頭,他覺得好像哪裡有些說不出奇怪?


衣服本來就這麼大件寬鬆嗎?身體有這麼細瘦嗎?

金木總覺得他好像...


金木無法相信看著鏡子中照應著自已,如時間漏斗轉向另邊到流玻璃細沙,眼見小學時期的自已像是還童般畫面,用力捏著自已臉頰發熱刺痛感,金木很確定這次不是夢。


「我怎麼會變...不對...」金木抓住鏡子邊緣仔細看著小時後的他,一開始只注意外貌輪廓體型,卻獨為眼睛沒有注意到,原本灰色沉默者眼瞳變成海藍天色「這...不是我的身體...」

這時腦海閃過在24區雜亂巷子裡友間偏僻無人會經過的醫院,那裡是私下與人類金錢交換販賣,並且轉賣高金額給喰種場所,而金木與研進入那醫院裡看見與他長相相同的人類。


研也跟他說過,要給金木一個驚喜的禮物。


「難道...」研若是真如想中不測,研為了他而犧牲自我...那麼他不就是只剩下一個人了嗎?

「不要...我不要...」鬆開手低下頭腦裡不斷膨脹不好思想,他不想獨自一人...他不想再次孤單寂寞...

「研...你在哪裡...?」失去溫度身體顫抖不已,金木不相信真的離開他身邊,泛紅雙眼轉身要尋找研的蹤跡,同一霎那金木看見純白罌粟花般頭髮,以及灰色隱藏神秘般雙眼,雖然散發著與他不同氣場,但金木十分確定那是他原本的身軀。


「我在這裡,金木。」研走到金木身邊,掛在手上的毛巾批在金木身上包覆講:「光著身體容易著涼喔!」

並且順手將金木抱入他懷裡,他聽見細弱吸鼻哭腔聲,手揉揉著烏黑短髮安撫令人憐憫的佳人「別哭...我哪裡都不會去的...」


我哪裡也不會去,不論幾十年、幾萬年...或者世界終止死亡那刻,我永遠一直待在你身邊...


所以...金木...


「金木,我愛你...」你的心只能容下我一人,永遠只注視我、看著我...一輩子待在我身邊...


金木讓研抱著他瘦小身軀,闔上雙眼突然回想起夢境中,無數延伸的赤紅色隻手將他眼前事物給遮住,將他困禁沾染著獨色。


评论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