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餐桌 (喰种/play/互食)

上帝創造世界萬物,並在蓋亞土壤播灑種下七種美德,天使吹起高角笛與天堂之鐘敲響,不同旋律演奏出何祥溫柔美麗天籟唄聲,一望無際海藍天空白雲微露天堂所帶來璀璨光明。


但眼前美好之物過沒多久,就如同掉落地面鏡子清脆碎響,使最底層深淵緩緩欲動黑惡,造成世間混亂暴動不安能悲慘尖叫哭嚎,熾熱紅蓮如內心憤怒咆哮熊熊巨大燃燒。


黑色斑斑腐蝕皮膚病毒擴散是絕望,手緊用力握住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吸食白色粉末使精神恍惚霧濛視線看見,聖母般關懷包容慈祥伸手,雙手回應緊握住那手時,希望賜予新的生命...但...真正真實是...

原本七彩繽紛彩色藝術玻璃,白柱與牆面雕刻著神與天使美麗畫像,栩栩如生如真正天堂的教堂,如此雄大光輝耀眼聖地,如今卻變成殘破凌亂不堪...


真正真實世界...是...


獨唯完好一盞檯燈蠟燭燃燒微弱火光,漆黑雜亂瀰漫腐臭佈滿蜘蛛網的教堂,在地面所照應出的影子,那伸出關懷光芒的背後延伸永無止盡,讓人捉不清楚黑影所露出邪惡撕裂詭異恐怖笑容,雙眼被虛擬幻想的信仰神給予擁抱,墮落顛倒的十字架燙烙心臟位址的肌膚上,逐漸沉入夢鄉裡完全不知道自已處境撒旦矇騙中。


黑暗...


***


窗外天空灰矇的清晨時刻,時鐘滴答滴答在房內回響,金木躺在研的手臂上緩慢睜開雙眼,眼睛有些乾澀,瘦小手揉著眼睛促進眼睛分泌水潤感,同時確認眼前是否是真實性,再一次猛力瞪大睜開雙眼,看著與自已同個臉龐的白髮少年,臉戴著十分放鬆表情安靜,耳旁能清楚聽見對方傳來呼吸與心跳聲。

金木像是深深吸引抬起雙手捧住研的臉頰,透過手掌心所感受到人與人之間溫度,使兩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動了起來,下一秒...


雖然長期處在戒備情況,使身體神經有驚人折射反應,但研卻不會將這技能放在金木身上,可說是完全安心卸下戒備處境。

臉頰明顯清楚感受到瘦細小隻手掌處碰他,能想像對方可愛行為模樣,使內心覺得有種甜在心頭就在瞬間,臉頰突然傳來被用力捏拉疼痛感「痛!?」


「金木?」研不能理解金木這麼突然動作,難道金木因為換了身軀,導致思考邏輯行為變成小孩子了?又或者是金木在次失去記憶...


"金木再度遺忘了他"種種不測不安的想法,內心最深處慢慢逐漸竄出不祥之物時。

這時,黑髮男孩抱住了研講「原來是真的啊!」,使全部不好壞處想法通通打散恢飛煙散掉。


「研...終於能真實的碰到你了...」對方身體溫度全部傳遞給他溫暖全身,金木抬頭仰式看著研,眼睛微瞇起月牙型與嘴角弧度的幸福表情,研的感情也同時被金木渲染般露出同樣幸福表情。


「我也是金木...」研撩起金木瀏海吻向完美鵝卵弧度額頭,蜻蜓點水輕輕吻著,眼神流露出寵溺溫柔沉澱的愛意神情,房間時分安靜能聽見兩人同時交合節奏心跳聲,讓金木不知不覺臉熱騰羞紅起來,吱吱嗚嗚動起乾澀嘴唇將尷尬情形給緩和些。


「研我這身軀是怎麼一回事?」金木害羞無法注視研熱情眼神很久的撇開頭時,或許沉睡了幾段時間使最沒有進食,胃空蕩的發出大聲「咕嚕~」飢餓響提醒身體的主人該吃東西了!

身體機能需求著自已,同時帶給他極大羞恥感「嗚...」


「呵~等會兒再向你解釋清楚,我先帶你梳洗、吃早餐好嗎?」研將被單磨移開公主抱起金木,而金木清楚感受到空氣中溫度,身上則是被浴巾包覆著外,其他的...


「疑!為甚麼我沒有穿衣服!?」後知後覺才知道自已一絲不掛模樣,不...還有浴巾...不對!就算這樣還是很羞恥啊!更何況研居然說帶他去梳洗,那豈不是...


「放心,我會細心幫你清洗每個角落的。」研親著金木紅通臉頰,挑起惡趣心態用挑逗語法口氣,如降個中提琴小調細滑拉著琴旋,卻在最後尾曲特地強調加重音。


「我...可以自已來研!」想要脫離對方公主抱時,也許真的沒有進食關係,發覺自已手腳有些無力,金木望著研像是對方知道他情況。


金木乖乖的沒有在亂動,他也不想給對方麻煩的倒入研懷裡。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