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喵

妄想症末期…終極病態…
((實際說法是沒有醫救了…

© 50喵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餐桌 (喰种/play/互食)

金木就這樣被研帶往浴室舒適的梳洗打理好後,金木身上穿著鬆鬆垮垮的白襯衫,並且遮住身下遮住重要部位,畢竟研換取幫金木換取新的身體時,以及在他沉睡的時段,居然沒有幫他買要換洗的衣物,金木只好勉強盡量穿著不會從身上掉落到地面的衣物。


「抱歉,我不是故意忘記幫你買換洗的衣物,金木。」研細心幫金木擦乾烏黑的頭髮,瞄著金木臉頰微微消去的鼓臉,手指穿過髮絲滑到臉頰抬起金木的下顎。


坐在研腿上的金木,下顎突然被挑起抬頭,不知道自已是不是因為太久沒仔細觀察原本"金木研"的臉,隨著年齡增長與戰鬥的關係,使曾經的娃娃臉消去變得加深五官輪廓端正,金木看著屬於沉默隱者的灰色雙瞳,無法移開視線的深深著迷,逐漸的兩人湊近對方距離,直到張開嘴貼住對方的雙唇。


「啾嚕...啾嚕...」這霎那,時間像是停止轉動般,清楚聽見兩人呼吸與心跳頻率同步聲。


「嗯...哼嗯...」粗大舌頭滑進金木小嘴,糾纏吸吮金木軟嫩的小舌頭,並且勾進研的嘴裡用牙齒輕輕咬著。


「嗚...呼...嗚嗯...」金木盡量將嘴張大與研的嘴合併,對方唾液如河川逆流而下,使裝滿的水杯漸出般從嘴角流漏,研感覺到抬起金木下顎的手有種黏稠濕潤,享受闔起的雙眼緩慢睜開,離開那甜而不膩的嘴拉出濃稠絲條,看著金木小手緊緊抓著鬆垮的白襯衫,隱隱約約在腿間區塊有些濕痕攏起跡象,研浮雲的輕笑湊向金木耳邊挑戲語調講:「沒想到一個吻,就讓你尿失禁啦?金木?」


「才...這個...才不是...啊哈...研!!!」白玉肌膚顯出好看櫻粉色,金木喘氣臉紅想反駁研的話時,身體突然間被研輕而易舉抱起到前方的餐桌上,並且面對面的轉向戀人面前,扒開金木雙腿掀開白襯衫底下私密處,更讓金木的臉沸騰竄起到終點「研你要做什麼!」


「金木,我可是意直等你醒來,到現在都還沒有食餐過...」漆黑佈滿左邊眼珠,中央如腥血滴滴點綴綻放赤色曼朱砂華瞳孔,異色雙瞳曝露野性本能,降音調中提琴聲低沉「所以...可以用這個讓我填填肚子嗎?金木...」


研恬適著金木大腿內側邊緣的白色液體,並且捧起那顫抖金木的根靠進嘴邊,伸出舌頭恬著尿口處滴滴漸出的黏純液體。


「不...研...啊哈...哈...」金木抓住研白色頭髮,陣抖無力的雙手沒辦法制止住對方行為,很快的就沒入研的口中,舌頭靈活如蛇纏繞並且挑逗的吐著信子,一手套弄著兩粒捏揉,另一手撐起金木的細腰,也不忘觸碰對方的敏感點下,一竄竄電流蘇蘇麻麻打在他的身體,最後高潮腰弓起釋全部放入研的嘴裡。


原本要癱軟躺倒在餐桌上的金木,因為有研手支撐住才沒有倒下,鼻子嗅覺到從研散發出無法說明的氣味,迷茫雙眼看著對方喉嚨吞嚥著自已的液體,心臟瞬間"噗通"的像是某種從深淵處液出。


「多謝招待...」恬著嘴角表示想用完畢,並要抬起頭時,金木卻將他推回到椅子邊緣,大膽的跨坐在研腿上,伸頭探進研的間窩上,擁抱住研的脖子,純粹烏黑柔軟秀髮艘著他的脖子,使研覺得現在金木動作像是小黑貓般行為,可愛嗅著主人的氣味和恬著味道,研沉溺的可愛令人憐憫的愛人「怎麼?肚子餓了?金木。」


「研...研...」金木不知怎麼回事,聞到研的氣味使空蕩的肚子乳動升起食欲,張開嘴又不敢咬向對方,雖然曾經在金木研的人格意志領域裡食過研,但是...面對現實卻使人感到恐懼...

腦海模糊閃過食用人類感覺,牙齦尖銳啃咬著扎實的肌肉組織,破壞掉的血管不斷向外竄出,瀰漫飄散在空氣中,使人嗅到讓人味蕾大開吃著...


對了...那時候...?

不對...?

我還記得很久以前....不...也不是...

我有食用過人類嗎?為甚麼我會這麼詳細知道人類的味道?


研知道毫無舉動的金木,不敢咬向他的肩膀傷害著他,研明白金木溫柔體貼純潔的個性,如同聖母般無法指染的金木犀花,卻因為這樣才會懦弱如此狼狽不堪被受傷害,研手伸向自已肩膀撕裂扯開衣物,並且用紫黑色指甲使力一抓下,指夾縫殘留一塊塊的肌膚組織,肩膀上抓痕流出香甜味道,研將金木的腦袋更湊近自已的間窩邊,低沉的聲音有如惡魔,不斷催促著人咬下手中禁忌的果實。


「金木,不吃嗎?」


「我要...研...」


使金木難以抗拒的吸吮恬著對方血液,美味甜膩擴散在味蕾讓腦袋昏昏頓頓的,使人暈眩又讓人興奮的如同品嘗的迷幻藥,露出牙齦大膽咬啃著,由嘴到喉嚨吞嚥進入胃裡,小小的胃明明只要吃個幾口就能填飽,卻不明白為何還填滿不了?

還有...


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了?


评论 ( 3 )
热度 ( 17 )
TOP